邹美琳:习惯有多可怕?

要戒除一个坏习惯的最低平均标准需要花66天。那要改掉一个根深蒂固的习惯岂不更难?

习惯有时候是很可怕的一件事,一旦养成就难以说改就改。

城市人的习惯之一是机不离手,无论吃饭、上厕所,开会,或是临睡前,都不自觉地要刷刷手机屏幕,通过社交网路平台和应用聊天、看看朋友的生活点滴贴文还是回复个人和公司电邮。对许多人来说,手机已经不是生活中的附属品而是必需品了。

能够在生活上带来便利或从小被教育而养成的习惯,更不可能期望在短时间内完全剔除,就如喝冷饮时使用吸管这个看似再自然不过的动作,以后凡是用餐喝冷饮时都没有吸管可用,恐怕对尤其是小孩和年长者来说都难适应。

为了响应“无吸管环保计划”,快餐连锁店肯德基(KFC)从6月20日起在本地84家分店停用塑料吸管,预料每年可减少17.8公吨的一次性塑料。国人的回响还算正面,首两个星期以来,只有不超过5%的顾客要求吸管。

塑料污染不仅限于塑料吸管,还包括化妆品、家具、电器,以及工业生产废料等。以一次性用品来说,本地家庭平日很多都打包食物回家或电召外卖服务,这样的消费习惯免不了消耗大量的用后即丢塑料容器和包装。但最大的问题是国人一般缺乏垃圾分类或再循环概念,以致塑料废物的再循环率一直无法达到理想的水平。

根据资料,我国去年制造了约80万公吨的塑料垃圾,只有6%再循环处理。这是本地塑料垃圾再循环率10年来的最低水平。

新加坡人的环保意识不如许多国家地区如德国、日本和台湾是公认的事实,重视环保的国家与地区早已普遍实行垃圾分类政策和提供便于再循环的环境,或是私人企业加大环保方面的投资等,无论是政府或是私企都充分并有效发挥了带头作用。

本地过去多年来缺乏从幼儿教育就开始的宣导,加上鼓励再循环的硬体设施和设备未见完善,这些是国人一直无法自发自觉环保的主要因素;需要更多的政治意愿和决心,以及个人的高度配合,才能见到成效。

打造环保和永续生活环境,不只是减少塑料垃圾这么简单,水资源也是关键一环。我国有四大水龙头,除了向马国买水,还有遍布全岛的蓄水池收集雨水,生产的新生水和淡化海水,到了2060年预计可提供多达85%的水供。

同样地,政府为了确保水源充足展开的精心和长期规划,让家家户户一扭开水龙头就有源源不断的干净水流,这样的日常便利恰恰让一代又一代人“习惯成自然”,逐渐视为理所应当。我们或许应该感谢刚换政府的邻国,最近又挑起水供协定课题,再次提醒了我们不能忽略水的宝贵和重要性,必须意识到作为水源匮乏的海岸城市,若缺乏水安全策略或怀着有恃无恐的心态,也可能面对水资源危机。

终究还是回到摒除习惯以摆脱依赖的问题。

伦敦大学学院的健康心理学家费莉帕·勒理(Phillippa Lally)和研究小组曾进行一项试验,招募96名参与者每天重复一项跟健康相关的活动,如早餐后散步或每天喝八杯水,并且持续84天,看看多少人可以形成习惯。

试验结果因人和选择养成的习惯而异,有些参与者18天就养成了习惯,有的直到第84天都没成功。统计学教授根据前84天的数据,计算未能形成习惯的人还需要多少天才能达到目标,结果显示还要坚持170天,而养成一个新的习惯所需的平均天数是66天。

换句话说,要戒除一个坏习惯的最低平均标准也需要花66天。那要改掉一个根深蒂固的习惯岂不更难?是的,最初总是难熬,然而慢慢会发现,坚定的信念会让苦痛随着时间一点一滴减弱,最终实现最初的预想。

无论是减少塑料垃圾还是珍惜用水,任何改变总要有个起步,理论没落实,一切都是空话。

(作者是新闻中心国际组副主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