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汉钧:载浮载沉的巫统

6月初,马来西亚雪兰莪州巴生的母校师长问我,对于“国阵能扮演良好在野党角色”这一辩论题目有什么看法。这个辩题很有意思,因为从5月9日到6月初,再到今天,它的有效性一直随着马国政治发展而不断变化。

5月9日全国大选投票日当天,要是有人提出这个辩题,可能会被讥为异想天开,因为国阵成为在野党根本不可想象。6月初,雪州和吉隆坡的一个中学生辩论赛筹委会拟定这个辩题,在当时看来还是值得一辩。国阵掌握79个国会议席,使得希望联盟在国会不掌握绝对多数优势。今天,这个辩题也许已不值一辩,因为国阵在过去一个月像老树皮斑驳脱落,从选前的13个成员党,到现在仅剩巫统、马华公会和国大党三个骨干政党。国阵若解散,这个辩题当然也就无法成立了。

虽然国阵失去联邦政权,但毕竟掌握79个议席,巫统还是国会第一大党。然而,国阵主要靠金钱将成员党拉拢在一起,而不是政治理念;一旦失去分配资源的政治权力,成员党很快就萌生去意。沙巴成员党率先背弃国阵,沙巴巫统宣布解散,接着三个成员党宣布退出。砂拉越成员党紧接在后,选择以国会第三势力的形式,同希望联盟合作。砂拉越成员党“退群”,一举带走19个国席,对国阵的实力冲击最大。西马的民政党本届大选全军覆没,痛定思痛后在6月23日宣布退出国阵。

巫统内部也面对极大的挑战。首先,纳吉下台后面对一波又一波的腐败调查,但巫统显然不愿跟纳吉切割,基层也还是支持他。在纳吉被控后,阿末扎希等领袖还到他家给他打气。

在6月23日的巫统区部选举中,纳吉和儿子莫哈末尼查不战而胜,分别蝉联北根区部主席和北根巫青团长,这说明巫统基层依然拥护纳吉。纳吉一手栽培的阿末扎希当选巫统主席,也显示巫统基层不愿改变,不接受改革步伐较激进的凯利,更不接受老将东姑拉沙里。这样的党选结果使得部分人意兴阑珊。元老赛哈密在大选前已批评党领导,党选前一天宣布退党。还有三名国会议员在6月底先后退党。

纳吉如今因失信及贪污罪被控上法庭。这也许只是第一步,未来如果总检察署找到更多有关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弊案的证据,肯定会加控更多罪名。迎接纳吉的是一条漫长的官司路。纳吉这艘船若沉没,也会把巫统拉下水。

其次,巫统必须摸索未来五年的路要怎么走。在党选中,阿末扎希、东姑拉沙里和凯利分别代表三种路线:现状、保守和开明。

曾任财政部长和贸工部长的东姑拉沙里,在1987年党选与马哈迪交手,几乎取代马哈迪。他看起来比较够资格带领巫统抗衡马哈迪。不过他主张巫统走保守路线,包括继续强调种族政治路线。巫统基层显然不接受过于保守的立场和老人政治。

主张巫统开放接纳非马来人党员的凯利败阵,说明巫统基层未做好准备接受如此剧烈的改革。不过,凯利毕竟得到61个区部的3万2592张支持票,与阿末扎希的99个区部的3万9197张支持票相差不算太远,年轻的凯利大可在未来三年养精蓄锐,把握任何可以倒逼巫统改革的机会。

阿末扎希当选主席,意味着巫统基层至少现阶段不愿做出大的变革。阿末扎希面对的是一个前路茫茫的政党,既要重新思考巫统跟纳吉的关系,也要思考如何跟马哈迪、希望联盟及伊斯兰党在新政治环境中竞争,更要找到巫统的新角色。

(作者是本报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