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顺:慎防青少年深陷赌海

经过将近一个月的角逐,世界杯足球赛的决赛队伍终于产生,法国队与克罗地亚队将于本地时间星期日晚上争夺冠军。在球迷夜夜挑灯追看精彩的球赛之际,各种与世界杯赛有关的新闻和广告也在媒体上出现,而其中也揭示了一些无奈的矛盾之处。

就以报章而言,只要翻到体育版,就可看到全国预防嗜赌理事会(NCPG)的大篇幅广告,打着“享受竞赛,而非赌赛”“踢走赌瘾,不贪就赢”等标题,并有本地歌台一哥王雷竖起两个大拇指,似乎是鼓励大家别赌球,好好享受看球赛的乐趣。然而,在这旁边却正是新加坡博彩公司的世界杯广告,叫读者浏览博彩公司的网站,了解开设投注户口的详情。广告上还写有“遵纪守法,适可而止”“投注要有自律”等字眼,显然是呼吁球迷不要向非法赌球集团下注,因为那是违法的;如果要试试看球眼光和手气,得通过合法的博彩公司投注,而且要赌得有节制,不要滥赌。

两个广告摆在一块,既叫人不要赌,免得染上赌瘾,万劫不复,却又叫人去开户口,下注球赛,让人不禁莞尔。

这种情形也出现在电视上的世界杯赛直播。在球赛的半场时间,赞助商广告轮流登场,而全国预防嗜毒理事会和博彩公司的广告也穿插其中。刚刚劝你别染上赌瘾,紧接就是希望你开个下注户口好下注球赛,但也打出英文字眼“Act Responsibly”(投注要有自律)。

根据报道,在世界杯赛举行期间,全国有55所民众俱乐部、战备军人协会俱乐部、新加坡体育城和麦当劳快餐店都有直播部分赛事,新传媒电视频道okto也免费直播九场球赛。由于正值学校假期,许多青少年观看球赛直播,他们看到电视上的广告,难保不会跃跃欲试,参与赌球。

虽然开设博彩公司投注户口的用户,年龄必须至少达到21岁,缴交一笔按柜金,并得符合一些条件及提供详细的个人资料,博彩公司也设置了社会保障措施,以防户口遭滥用或盗用,但这并非万无一失。更令人关注的是,青少年在接触这些广告后,或萌起赌球的念头,即使未达开设户口的合法年龄,也可以在年满18岁后,走进投注站下注。这无疑是在“培养”未来赌徒,他们可能因此泥足深陷,不能自拔,成了问题赌徒,甚或病态赌徒。

由于申请博彩公司投注户口的条件相当苛刻,手续也繁琐,青少年无法通过合法管道赌球,转向卜基(从事非法赌博业的人)下注也就并非不可能。非法赌球集团没有复杂的注册程序,只须通过中介(俗称跑腿)开个网上户头,无需按柜金或本钱,以“信用额度”的方式,先下注后算账。与官方的下注渠道相比是方便许多,加上赔率吸引人,赌徒自然会转向非法管道下注。博彩公司的广告可能无形中为非法外围赌博集团培养客源。

世界杯直播权费用水涨船高是不争的事实,据《海峡时报》报道,新电信、星和与新传媒共以约2500万元买下直播权,单凭世界杯订购配套的收费恐难以收回成本,须通过其他方面赚取收入才有利润可言;电视广告就是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

诚然,博彩公司对本地的公益事业贡献良多,每年投入公益活动的资金高达数亿元,帮助了不少国人和各类团体。既是如此,何不在报章刊登和在电视播放公益广告,劝导国人向善,关心社会,远离赌博,过健康生活呢?甚至,博彩公司可以为一些急需资金的慈善组织投放广告,传达公益信息,帮助它们筹款,这将有助于匡正社会风气及鼓励国人行善。

为了遏制非法远程赌博活动,警方无时无刻不遗余力地展开打击行动,除了逮捕涉嫌参与非法赌球活动的人士,也屏蔽非法赌博网站及关闭用来进行非法远程赌博的银行户头,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并非长远之计,加强公众对赌博害处的教育才是根本之法。

报章不时刊登青少年沉迷赌博,负债累累,走上犯罪的道路而身陷囹圄的新闻,也有人因此倾家荡产,妻离子散,毁了一生。一些辅导员也指出,赌徒有年轻化的趋势,不少年轻人因沉迷网上赌博而接受辅导,并预计在世界杯结束后,求助戒赌的人会增加20%。在球赛期间,全国预防嗜赌理事会所接到的求救电话也猛增。心理卫生学院的资深辅导员兼医疗辅助服务副主任蔡其原日前接受《联合早报》访时也说:“总的来说,无论下注金额多少,任何赌博都会增加出现赌博问题的风险。赌博次数越频繁,出现问题的概率越高。”

媒体上申请世界杯投注户口的广告,与反赌博的宣导,两者互相角力,但笔者担心的是,在看球情绪高涨之际,自制力较弱、喜欢刺激的青少年或因此开始赌球,久之成瘾,等到成为病态赌徒才来申请禁制令,恐怕为时已晚。

(作者是《联合早报》翻译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