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新慧:活出教育 走出定义

未来的教育应能让人们在任何环境与人生阶段,都能活出教育,走出各种约定俗成的框框与定义。已有不少企业家和思想家提醒,世界与科技越快速发展,人们越需要高度专注力,即对所从事的领域和事务,投入虔诚和创新探索的精神,急功近利的心态成不了大家和大事。

本周全球最津津乐道的新闻,莫过于泰国清莱岩洞的足球少年与教练安全获救,以及人口只有420万的克罗地亚,打进了本届充满话题的世界杯大决赛,将于新加坡时间今晚11时和法国争夺大力神杯。

两地足球人,一大一小,都发挥了挑战极限的顽强斗志,无论那是为国家的荣耀,或是为维系基本生命的求存。而岩洞外无数有名无名的人们,不分国籍地以各自的方式和专才参加营救,是人类与灾难的另一场比赛。感谢人性真善美,克服了万难,深情解困。

本地各年级的课堂和校园里,可有机会或有意识地就地取材,把这些活生生的话题当教材,作为生活教育?五名官委议员本周三在国会里提出了“我们未来的教育”的动议,部长议员都热烈讨论了他们对新加坡未来教育的憧憬,清莱岩洞的大拯救行动和克罗地亚球队的追球梦,应该能为这场辩论做很好的铺垫,开拓我们对教育定义与教育功效的传统认知。

教育的传授与吸收,早已超越课堂的布局,知识原理与技能的价值在于能在课堂以外活学活用,像清莱岩洞里的拯救行动,涉及了怎样的数理知识、精致考究与计算来部署。过程中又发挥了怎样的灵活应变与专注力,并从少年球员的角度设计出最适合他们目前状况的求生之路。原理与实践之间的差距,就如政策与执行上的差距,都需要施与受的各方互相信任与调适来尽量消减,化差距为通路。

泰国政府有意把事发的清莱岩洞发展成拯救行动博物馆,相信这不会只是个满足人们对事件好奇心的观光景点,而是体现人类智慧与技能、人性真善美的教育馆,启发更多对人对事打破成见与差距的共同价值观与全力以赴精神。泰国创意界近年来善于把各种商品广告创造成一个个触动人类赤子之心与价值观的文案,引人深思,相信岩洞博物馆会发挥同样的精神。

为此,新加坡在辩论和思考未来的教育体系和精神时,着重点不应只是探究如何加速提升新经济时代的知识与技能,人类真善美价值观的追求与维护,才是确保知识与技能不断获得善用、不断造福人类的基础。教育不应是个优胜劣汰的适者生存竞技场,虽然教育的成效难免有竞争,但竞争的意义是激励个人力争上游,向上也向善,进而造福自己和社会。零和游戏的你死我活竞争心态,是扭曲了教育应有的树人精神。

同样地,在反思社会贫富差距所造成的教育不平等问题时,不能止于只是关注经济条件影响了贫困家庭子弟的起跑线,政府和私人机构这些年已通过多种管道设立奖助学金,帮助需要的家庭接受基本到大专与大学教育。换句话说,经济条件不是阻碍人们继续升学的因素,然而如果奖助学金的遴选条件仍是以学业成就说了算,同样会给需要的学生制造门槛。

所以关键还是国家及社会对教育的定义和教育成效的衡量。传统上以学业成绩、个人出路、国家是否能栽培经济所需要的人才等等为依据的做法,其实是很狭隘的给教育成果下定义,很狭隘的给国家人才下定论,结果是即使所有的人都接受了教育,还是会有许多人被这些狭隘定义给淘汰,也被这些定义造成社会的不平等,毕竟不是所人都有同样定义的才华和潜能。教育成了经济工厂,就会只造就国家需要的经济生产工具,不能入流的非我类人才又会怎么处理也会形成社会焦虑。

我们都很紧张孩子的教育,很紧张国家人民有没有竞争力,但越是紧张,越要给大家打开更多更宽阔的门,让不同才华和不同潜能的人,都有机会在他们的领域里不断进步提升,也不断有机会可继续享受学习、追求不同人生阶段的理想和目标。

现今世界变化多端,科技的迅速发展也让很多工具和技能很快就被淘汰,给孩子宽阔的教育认知,给国家人民终身学习的机会,是学适应、学应变,能不能出人头地,已经不是单看职业的社会定位与价值,而是看应变能力,看做人做事的心态和品德。

未来的教育应能让人们在任何环境与人生阶段,都能活出教育,走出各种约定俗成的框框与定义。已有不少企业家和思想家提醒,世界与科技越快速发展,人们越需要高度专注力,即对所从事的领域和事务,投入虔诚和创新探索的精神,急功近利的心态成不了大家和大事。

世界知名出版社大师葛哈·史泰德(Gerhard Steidl),对其所创的出版社Steidl有严格要求,Steidl所出版的书都被各界出书人誉为“最顶尖质量保证”,而美学教育是他专注于高品质印刷所着重的创作元素,也是他生活中随处可学习的元素。

他在接受《生活艺术家》一书的访问,谈到他的感官训练时说,全球化的美学知识其实是去感受、去认识。“在旅行时,我随处感受不同的质地,这是美学教育的过程;在面簿、Instagram、社交网站上的千万张照片中看到几张精彩的作品,这也是美学教育……而与不完美共存,也是美,也是美学的过程。”

他要说的是,要欣赏“不完美”的美。“年轻人的脸庞是美丽的,但从90岁老人的脸上是否也能找到美?崭新的大楼美,一栋300年历史的老屋呢?”

这是他的活出教育,走出定义。教育需要给我们这种力量和自信。

(作者是新加坡华文媒体集团新闻中心副总编辑 gohshe@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