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颖轩:“垃圾”难题

初到首尔入住考试院时,我在共用厨房依常识将鸡蛋壳扔进黄色的“食物垃圾袋”,却被在场的老板娘制止。她说:“蛋壳很硬,应该扔进‘一般垃圾袋’里。”我不认同,但也不敢质疑当地人的说法,乖乖听话。

后来搬进小套房,房东阿珠玛告诉我垃圾分类法,例如可腐化的食物都应丢进食物垃圾袋,这包括家畜骨头、水果硬外壳和蛋壳……

咦?蛋壳?

关于垃圾的分类法,韩国人大致都懂,但若仔细查看,还是会发现分类错误的物品。难怪小区内总能见到阿珠玛或阿珠西在“翻垃圾”检查,以防被罚款。

韩国自1995年实施垃圾计量收费制,即居民须自费购买不同垃圾袋,处理各类生活垃圾。此外,较大物品如行李箱、家具或家电等,人们则需要另行申请并购买相关标签,方能丢弃。这个制度以“自丢自付”的概念,要求人们对自己所制造的垃圾负责任,希望加强减少垃圾的意识。

20多年下来,今天的韩国仍面对艰巨的“垃圾”问题,懂得垃圾分类的韩国人这些年来并没有少扔一些。

韩国零废物联盟日前发布的报告显示,韩国人均每年塑料消耗量全球居冠,平均一人一年使用420个塑料袋、62公斤塑料包装。另外,根据韩国环境局数据,全国一次性杯子的使用,一年达257亿个,人均使用为488个,当中61亿个杯子(近24%),来自咖啡馆。

韩国人爱美酒,也爱咖啡。官方2016年数据显示,一个成年人一年平均喝掉377杯咖啡,比2009年的283杯多约33%。在韩咖啡馆领头羊星巴克,去年营收超过1兆韩元(约12亿新元),是2009年的五倍。

爱喝咖啡不是坏事,但韩国人在咖啡馆内用饮料,也大多爱用纸杯或塑料杯,更别说外带时自带咖啡杯。相识的韩国小妹说,自带咖啡杯的回扣福利太少,“让人提不起劲环保”。

据了解,韩国一般只有较大品牌连锁店,会给予自带杯子的顾客100韩元至400韩元(约0.12新元至0.50新元)不等的回扣优惠。

星巴克日前宣布,于2020年前在全球店面全面停用塑料吸管;韩国星巴克同另20个咖啡与快餐品牌,5月底与当局签署协作,致力于减少一次性杯子的使用及提高其回收率。

当然,企业的行动多来自政府的推动。

今年起因中国不再进口废塑料等垃圾,造成韩国可再生垃圾量增加,弃物收购价格大跌。4月起多家回收公司拒收塑料垃圾,导致多处垃圾成山,居民叫苦连天,因垃圾引起的肢体冲突事件也接二连三地发生。

韩国总统文在寅就当局没能及时清理塑料废物向人民道歉,并希望能制定长期政策应对难题。随后,各单位迅速行动,除了上述针对一次性杯子问题展开的措施,上个月有关当局也宣布,将投入更多资源处理塑料废品;更有消息指出,政府正拟定10月起,在大型商场和超市禁用塑料袋。

我在住所小区看到的塑料垃圾,除了杯子,还有外送餐点的塑料盒和袋子。韩国外送餐点又快又好吃,是日趋增加的独居者的最爱。业务红火,塑料餐具用量自然激增。以一份外送炸酱面为例,用保鲜纸封着的塑料大碗一个,装泡菜的塑料小碗和盖子各一个,腌萝卜、洋葱与黑酱油的塑料碟一个,以及木筷一双。

餐点外送业的塑料餐具问题日渐严重,相信也会是韩国当局下来“下药”的领域。

我常在吃完外卖时,对着自己留下的塑料垃圾小感内疚,却又在下一次肚子饿时,因贪方便忍不住又点了一回。

(作者是自由撰稿人 yingxuankuay@gmail.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