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雪芬:洞穴传奇

当孩子们最后获救,日复一日过着平庸生活的人们,仿佛也从中获得救援,看到了人性的光辉,找到了活下去的勇气。

孩子出国前,背包塞得满满的,递给他装了机票和酒店订房单的文件夹,他嚷嚷着塞不进去。我接过来卷成圆筒,顺利装进去。他傻呼呼地说,怎么自己没有想过。

我笑着说,生活中有许多难题课本都没教,你必须要有解决能力和求生技能啊。

很多时候,突如其来的考验逼迫着人们运用与生俱来的感知能力和后天积累的知识来找出解决方案。人类之所以能在广袤大地克服恶劣天气、崎岖地形的局限,安身立命,不断繁衍,靠的就是知识的传承和发明的能力。人类从游牧到农耕到工业化,随着都市生活的高度现代化,构建一个个宜居的城市空间。有瓦遮头,遮风挡雨还不够,还要发明空调调节室温。但其实人类在这地球上,只不过在天地间暂借方寸之地,大自然并不是一个巨大的空调系统,可以随意调节,而高山大海仍然有人类足迹未及的不明地带。

不明、未知数,意味着有一定的风险。一些人因此不能理解为何有人要以身犯险,进行什么洞穴探险、徒步峡谷、山峰攀登、江河漂流、蹦级跳等野外活动,好好待在安全地带不就好了吗?但人类文明就是一部不断探索的历史,比如14世纪的航海探险,就使得西半球和东半球、新大陆和旧大陆联系起来了,改变了世界各大陆和各大洋的分割孤立状态,加强了世界范围的联系,扩大了世界各地区和各民族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开创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

近日引起全球瞩目的野猪少年足球队的救援行动,若不是一位热衷洞穴探险、住在清莱的英国人建议泰国政府邀请其他国家专业潜水员来帮忙,或许孩子们就未能及时找到,牺牲的也不止一人。

孩子们所处的睡美人洞穴全长超过10公里,内部地形复杂,加上雨季时洞内水流湍急,水中淤泥堆积,能见度低,给搜救工作添加难度。

两名发现孩子的英国洞穴潜水救援专家经验丰富,靠的不只是冒险精神,更须依赖其他救援团队的专业知识、先进的器材和精准的计算。据报道,救援团队包括泰国国家石油公司旗下的PTT探勘公司,带来配备30倍变焦光学变焦镜头的航拍无人机和热像仪,绘测3D地图,且发现潜在的洞穴入口,简化洞穴入口的搜寻工作。

洞穴内湿冷、空气稀薄?这是一般人粗浅的科学知识。没进过洞穴的人大概难以想象,洞内狭窄,光线隔绝;在那样漆黑和漫长的等待中,饥饿和身体的不适,考验着人的肉体和灵魂。

泰国前海军海豹突击队队员库南递送氧气桶给孩子们,却不幸缺氧昏迷牺牲时,更让人对身处险境的孩子们感到忧心。

当孩子们最后获救,日复一日过着平庸生活的人们,仿佛也从中获得救援,看到了人性的光辉,找到了活下去的勇气。

有人说,现今这个科技4.0的时代,和20年代的美国很像;在高速发展时期,贫富不均,体制的崩败、现实生活中的各种荒诞现象,犬儒主义在中产阶级物欲横流又患得患失的担忧中滋生。人们容易质疑,容易愤世嫉俗。美国嘲讽作家门肯(Mencken)就说:“犬儒是一个人当他嗅到花朶时,他却遍地找寻棺廓。”

当道德力量和未来希望的支配力量削弱的时候,人们满足于物质生活和小资,不参与社会,质疑强权却又鄙夷一切章法和规范。但这样的社会的精神层面是脆弱的。因此人们内心深处还是渴望着奇迹,希望在乱世中寻找英雄,在浑浊的人世中寻找亮光。

救援新闻受到广泛关注,与媒体集中报道有关。

2010年,智利矿难33名矿工被困井下长达69天,最后全部获救,创造矿难救援史上的一大奇迹。1987年,美国德州18月大的杰西卡在后院玩耍时,掉进了一口废井里。前者的故事被拍成电影,但矿工的生活并没有受到改善。杰西卡受困时在黑暗中哼歌的画面打动人心,大批善款涌至。

野猪少年足球队受困与获救全球瞩目,不仅得益于互联网时代的瞬间连通,更由于事件唤起人性中的唯美唯真。

孩子们受困18日,靠着曾在山洞里禅修的教练的指导,啜石饮水,奇迹般存活下来。以流利英语与英国救援专家对话的少年阿杜,原来和教练及两位队友一样,是无国籍的少数族裔。他离开战火与鸦片肆虐的缅甸佤邦,来到泰国。没有出生证明或身份证的他,却通晓英、泰、缅、华和佤五种语言。孩子们被发现时双掌合十,微笑作揖。教练写给孩子们家长的道歉信,以及家长的回信,里头展现的柔韧刚强,谦逊宽容的泰缅文化,无不让人感动。

然而在紧跟这则新闻的同时,又有谁关注近2000名在美墨边境被迫和父母分离的孩子?或者和少年阿杜一样,为生存被迫流离失所的人们?他们就像洞穴里的小野猪,在暗无天日的狭小空间等待出路。

世界不会因为野猪少年足球队瞬间变得美丽平和,但我们可以记得他们的微笑,在别人受困时伸出援手;在自己受困时,相信黑洞中会有光辉。

(作者是华文媒体集团文创、教育与出版助理副总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