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念:谁还可以约束特朗普?

最近,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提名联邦上诉法院法官布雷特·卡瓦诺为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接替已宣布7月底退休的大法官肯尼迪,这一最新的人事任命再次引爆美国政坛。分析人士指出,卡瓦诺若顺利接任,保守派将在美国最高法院占据多数席位。由于美国的大法官为终身制,保守派在最高法院占优的格局可能将维持数十年,并对美国的政治生态产生长远影响。

与此同时,特朗普正式开启对华贸易战,并扬言将贸易战的规模升级至2000亿美元。不仅对竞争对手“痛下杀手”,特朗普也炮轰欧洲盟友,指责这些国家在经贸上利用美国获利,在防务费用上却付出太少。特朗普在国内国外事务上的“任性”,很自然地引申出一个重要话题,那就是“谁还可以约束特朗普?”

特朗普当选之后,不少分析人士认为,尽管特朗普个性十足,但他也受到美国国家制度和社会舆论的制约。换言之,在美国三权分立的民主制度下,即便强势的总统也会受到制度和民意的约束。然而,从特朗普执政一年多来的所作所为来看,所谓的制度和舆论约束不仅没有对特朗普施加有效约束,反而为特朗普所“摆布”。

此次特朗普任命最高法院大法官就是一个最明显的例子。在美国的国家制度设计中,最高法院是权力制衡中的重要一极。早前特朗普当选时,分析人士就对最高法院寄予厚望,希望通过司法的力量来约束特朗普。然而,特朗普在去年就已经提名保守派人士戈萨奇担任大法官。如果此次卡瓦诺顺利通过提名,则最高法院将由保守派主导,很难对特朗普形成司法约束。

扫除了来自最高法院的最大障碍之后,特朗普在国内事务上将更加“为所欲为”。毕竟,如今的议会由共和党掌控,政府则由特朗普掌控。尽管共和党内也分为保守派和建制派,也存在对特朗普不满的议员,但这些力量尚不足以对特朗普形成有效约束。至于政府层面,特朗普已经将那些“看不顺眼”的高官一一剔除,比如前国务卿蒂勒森等。而社会舆论也一边倒地支持特朗普。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就是,尽管特朗普开启贸易战引起国际社会的普遍不满,但他在国内的支持率却升高了。换言之,美国国内的民意倾向于支持特朗普。这在共和党在中期选举到来之前的初选中也得到印证,共和党仍然具备极大的选举优势。

在对外关系方面,特朗普更加我行我素。无论是执意开启贸易战打击竞争对手,还是怒怼欧洲盟友,搞砸联盟关系;无论是举行特金会,直接接触朝鲜,还是武力打击叙利亚,撕毁伊朗核协议,强势介入中东问题,特朗普都敢于冒险。而维系国家间合作的国际制度,也成为特朗普攻击的对象。无怪乎,外界惊呼特朗普正在打破目前的国际秩序,但新秩序的构建却很遥远,尽管特朗普提出了还未彻底成型的“印太战略”。

相比较于国内的有限约束,国际社会对特朗普却陷入“无可奈何”的窘境。尤其是在贸易战中,尽管中国,甚至美国的传统盟友欧盟和以色列不满特朗普的做法,但却难以动摇他打贸易战的决心。而在棘手的朝核和伊核问题以及中东问题上,特朗普依然发挥着关键作用,其他国家无法对美国的决策施加影响甚至形成制约。

在内外因素均不能对特朗普施加有效约束的情况下,特朗普越来越变得不可控。这对于美国国内政治生态的演化以及国际秩序的调整都是不利的。即便如此,目前似乎也没有更有效的方法来应对特朗普的“任性”。唯一可能的做法就是继续等待,等待特朗普出错,等待“反特朗普”力量的聚集。但在此之前,恐怕美国国内以及国际社会都得忍受特朗普的“任性”,并需耐心地与之周旋。

总体而言,美国国内对特朗普的制度约束和舆论约束越来越显示出“失效”的窘境,而国际社会在应对特朗普的“挑衅”方面也暂时难以凝聚共识,形成“反特朗普”合力。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正变得“不可约束”。为今之计,或许只能期待美国国内制度的完善、舆论民意的反转以及国际秩序的调整和国际制度的变革,将特朗普拉回“正轨”。

(作者是中国南海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特朗普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