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智:中国应防止贸易战扩大

中国则称将采取质量型措施报复,并在世贸组织追加对美国的诉讼。这意味着贸易战有进一步扩大的风险。笔者认为,贸易战范围一旦扩大,对中国经济的冲击程度将加速增大,而且将显著大于对美国经济的冲击;中国应采取措施,防止贸易战的进一步扩大。

一是对中国出口的影响将加速增大。目前美方已经实施或即将实施的对价值5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首批340亿美元与第二批160亿美元)加征关税,占2017年中国对美国总出口的10%、对全球总出口的2.2%左右。这些产品主要是“中国制造2025”计划中的产品,集中于高科技领域,平均利润率相对较高,相关出口企业可以通过降低利润、部分吸收关税冲击。因此,第一波贸易战对中国出口行业的冲击应该在可控范围内。

但是,如果贸易战扩大,美国对中国另外2000亿美元甚至5000亿美元产品加征关税,其规模相当于2017年中国对美国出口的一半甚至全部、对全球出口的10%甚至20%以上。这会扩大到中国出口的主体,即很多利润率水平较低,甚至依赖政府的出口退税与生产补贴才有薄利或微利的普通产品。

这些产品一旦被加征关税,很难通过降低利润来吸收关税冲击,难以在出口市场生存。因此,如果贸易战扩大,对中国出口的冲击不是简单的直线型增大,而是加速增大。简单而言,对2000亿美元出口产品加征关税,与对500亿美元出口产品加征关税,前者对出口与就业的冲击,可能不是后者的四倍,而是六倍甚至更大。

二是对中国进口的影响将加速增大。如果贸易战扩大,中国扩大对美国产品的征税范围,其影响的产品将会从目前的汽车、飞机等扩大到很多中间产品,这将加大利用这些中间产品制造最终产品的进口下游企业的成本,甚至影响到部分不得不依靠美国中间产品进行生产的企业的正常运转。

三是对进出口之外的其他领域产生扩展效应。例如,为出口企业提供中间产品与辅助服务的上游企业将受到影响;在华投资、对美出口的外企将会受到影响,可能转移到其他国家或撤回本国,影响中国吸收外资及其所带来的就业、技术溢出效应;中外投资者对中国经济增长的信心将受到打击,进而引起股市、债市、外汇市场的动荡与危机。因此,贸易战扩大化对中国经济整体的影响,决不会局限于贸易领域,而会有一个扩展效即乘数效应。

贸易战一旦扩大,对中国的负面冲击会远远大于对美国的冲击。首先,这是因为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以及依赖程度,远远高于美国对中国的出口与依赖程度,因而美国可以对更多的中国产品加征关税,并从中拿出一部分补偿因中国加征关税而遭受损失的企业。其次,中国出口企业的平均利润率远低于美国出口企业,因而其在贸易战中的抗压能力也远低于美国企业。中国不应低估贸易战对自己的冲击、高估自己的反制措施对美国的杀伤力,否则将会产生严重战略误判。事实已经证明,“以战止战”并未成功,它导致的只是贸易战的扩大化。

中国政府在解决中美核心分歧上应做出更大努力,尽力防止贸易战的扩大。中国官媒最近的表态,将贸易战的责任完全推给美方,认为中方已经为避免贸易战做出了最大努力,而美方步步进逼、贪得无厌是导致贸易战爆发的根本原因。这种表态带有很浓的情绪色彩,不够冷静与客观。实际上,中方在降低中美分歧、防止贸易战扩大方面,可以做出更多努力。

一方面,在对外贸易与战略产业发展的市场化方面,中方可以更努力改善。美方的核心诉求之一是,中国政府对出口与战略产业发展的人为支持(如各类直接与间接补贴),即非市场化举措,是导致中美贸易不平衡的根源。因此,解决问题的根本措施,不是简单地临时增加中国从美国的采购,而是消除问题的根源。这一认识有其合理性。

中方也应认识到,首先,过度依赖各类补贴的对外经贸与产业发展战略,也给自己带来了很多问题。例如,出口价格降低导致贸易条件恶化,受补贴的行业与企业效率低下,甚至产生虚假效率,一窝蜂发展导致产能过剩与对外倾销,企业贿赂官员甚至欺骗政府获取补贴等等。这些问题在光伏、新能源汽车、机器人等行业都非常突出。其次,一国对外经贸与产业发展战略,并非一国“内政”问题,而应受到国际规则如世贸组织《补贴与反补贴协议》的制约,并考虑对其他国家的负面影响。

因此,在中美谈判中,中方不能将对外经贸与产业发展战略,笼统地视为“不可谈判的底线”或“不可退让的核心利益”。发展战略的目标是一个国家的核心利益,但发展战略的具体手段与方式并不是。中国虽然难以取消已经公布的国家战略(如“中国制造2025”),但可以采取务实措施,对其做出适当调整,改革其中不符合国际规范之处,调整其中对外部负面冲击过大的政策。中国可以采取更加市场化的政策措施支持战略产业发展,例如,将专向性的补贴改为普遍性的降税,使企业依靠自身财力而非政府补贴发展战略产业;采取国际通行做法,支持行业基础研究而不是企业具体生产。

另一方面,中国在保护知识产权方面也可以做得更多,这是美方的另一核心诉求。中国应该认识到,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不仅是国际通行做法,也对优化中国自身的创新环境、鼓励创新、发展高新技术产业至关重要。在这方面,中方可以对自身做得明显不足的地方做出改进,如打击盗版、防止剽窃等。至于美方指责中国的“强制技术转让”问题,这是一个世贸组织没有明确规范、需要双边谈判协商解决的问题。对此中方已经表态,中国政府不会强制外国企业进行技术转让。

但中外企业之间(特别是中国国有企业与外企之间)“以市场换技术”为基础的合作,到底算“强制”还是“自愿”,双方有很大争议。在目前氛围下,中方需要智慧来处理这一问题,在维护自身利益时注意适度妥协。

中国不应低估贸易战对自己的冲击、高估自己的反制措施对美国的杀伤力,否则将会产生严重战略误判。事实已经证明,“以战止战”并未成功,它导致的只是贸易战的扩大化。

(作者是中国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教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