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行之:特朗普是历史重启标志人物

对此,西方社会踌躇满志,而冷战失败的一方以及广大第三世界,也都俯首帖耳,心悦诚服。于是,被两次大战和一次冷战延宕了80余年后,新一轮全球化高歌猛进,达致了前所未有的深度与广度。而驱策势不可挡潮流,滚滚而来席卷全球的,正是西方跨国资本,及与之一同驾临的西方政治模式、意识形态和流行文化。

这实际上,仍是始于公元1500年前后的西方崛起和文明扩张进程的延续。这一进程总是被其野蛮扩张招致的外部抵抗和内部分裂所打断。但这一次,人们认为是不同的。经历了冷战淬炼,西方模式更加人道主义,善于兼顾劳资双方及社会各阶层,同时也更加生机勃勃、富有创造力。这两者也得益于冷战对手的道义批判和制度挑战,西方社会深刻反思并自我修正,最终战胜了对手,攀上了人类文明新的高峰,确实达到了“远者慕、近者来”的境界。历史终结之说广为流传,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不幸的是,失去对手的同时,西方精英在志得意满中逐渐失去了谦虚敬畏、自省和自我约束。冷战后近30年,全球化极大提高了生产力,深刻改变了世界面貌,西方按照自己的模式重塑世界,一如上帝创造人。一切仿佛都在按照历史终结的剧本,徐徐上演。然而历史从不停歇。任何潮流都会孕育它的对立面,本轮全球化和西方模式扩张也不例外,何况西方的自满和失误又加速了这一进程。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预示着潮流的变化,西方社会显露了经济相对衰落、政治衰败的迹象,往日的世界灯塔,光辉暗淡。何以至此呢?相反的潮流早已潜滋暗长,由涓涓细流汇成了惊涛骇浪。

在经济上,西方模式主导的全球化,创造了巨大财富但并不普惠。一些国家抓住机会,缩小了与西方的差距,更多国家却没有。西方内部,出现了产业空心化和底层失业,其跨国资本赚得钵满盆盈,实属全球化最大的赢家,却没有充分回馈社会,使国内贫富分化加剧。这正是精英的贪婪与冷酷。为追逐利润雇用第三世界廉价劳动,本无可厚非,但照顾不好本国民众,不帮底层找出路,就难逃其咎。进而转移矛盾,嫁祸移民和新兴经济体,更是赤裸裸的虚伪。底层的惨淡境遇和深切不满,已经改写了政治版图,也终将迫使精英阶层调整其经济模式。

在政治上,西方热衷于维护霸权地位,在地缘上狠狠压迫俄罗斯,最终激起了反抗。热衷推广其政治模式,通过政治渗透甚至动用武力,在中东、北非、中亚等地区扶持所谓的民选政府,实际上这些政府并不能自立,使西方背上了沉重包袱。在其国内,精英阶层固守其政治模式而不与时俱进,一味唱“政治正确”的高调,忽视经济社会变迁所带来的新问题,在近年来许多国家的选举中,这些建制派精英已遭到了民众的唾弃。政治极化严重、民粹主义沉渣泛起并蔚然成势,这些都是政治衰败的确凿征兆。

在社会与文化上,西方主导的全球化也遭遇了有力抵抗。一些国家遭遇了经济竞争失败和传统价值观流失,并将此归咎于西方,滋生了原教旨主义和极端民族主义运动。而一些经济取得成功的新兴经济体,比如中国、土耳其等国家,政府和社会比以往更加自信,也更乐于从传统文化中寻求凝聚力和认同感,这些情况都加剧了文化冲突。而且随着大规模移民,这种文化冲突已经进入美国、西欧内部,对既有的社会结构和赖以自豪的文化、价值观形成了严峻挑战。

罗马人被行省和属地同化的一幕会不会重现?历史就是这般吊诡,面对被征服者的文化,胜利者始终需要心怀敬畏。

人们相信金钱永不眠,却忘记了历史才真正是永不停歇。历史曾貌似终结,现在显然已经“重启”。人们回顾历史时,总喜欢寻找标志性的人物或事件。也许,历史“重启”的标志人物,非美国总统特朗普莫属。

主张历史终结,乃是终结于一种模式及其背后的价值观。冷战后西方主导的世界体系和全球化,以及“美国治下的和平”,其最引以自豪、也最具力量的,正在于此。现在,特朗普已经不再倡导这一价值观,也不再依靠于此来引领和团结盟国。他转而恐吓、勒索盟国及贸易伙伴,还对此沾沾自喜。这明显不同于小布什、奥巴马总统以及前国务卿希拉莉等建制派。此种现实主义甚至马基雅维利主义的转向,堪称划时代的、标志性的政策转向。

另一方面,特朗普的团队及内政外交政策,相较几位前任而言,更加强调制度竞争——不是侧重于以往的政治意识形态,而是侧重于经济竞争、文明冲突。其最具代表性的思想,当属特朗普曾经的“帝师”——史蒂夫·班农所鼓吹的,要捍卫以犹太—基督教文明为根基的“开明资本主义”,对外反抗国家资本主义模式,对内反抗安·兰德的客观主义流派的资本主义。这就给美国对华贸易战涂上了一层厚厚的模式竞争色彩,不再是“冷战”式的意识形态对抗,而是另一种基于经济模式、文化模式的制度竞争。

鉴于上述情况,加上特朗普特立独行的风格,尤其是再考虑到,他极其蔑视美国主导建立的多边体系,比如世界贸易组织甚至北约,选他作为历史重启的标志性人物再好不过了。

旧秩序摇摇欲坠,新秩序尚未形成,西方的完美模式已经衰落,世界各国都需要继续探索。历史重启并非重启冷战。制度与文明的竞争、交流互鉴,始终是世界前进的动力。

需要注意的是,西方模式的相对衰落,正是它背弃了冷战期间坚持的价值观,时而将之神圣化,不切实际地去狂热推广,时而又将之抛在一边,没有始终如一地以此来指引国内的政治改革。对于底层的关切,随着冷战结束也越来越弱。世间没有完美的模式,更没有亘古不变的模式,只有不断因应时代变化、立足世情国情,不断革新,方能切合所需,并立于不败。这也正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不断进步的经验。反过来讲,西方近些年的自满、固步自封和政治衰落,又是前车之鉴。

汤之《盘铭》曰:苟日新、又日新、日日新,诚然。

(作者是中国吉林省的传播公司法律顾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特朗普 美国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