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汉钧:契约等于弃约?

国际漫游

2015年结束特派中国重庆的任务。回返新加坡之前,与租客联系,希望可以提前解除房子租约,以便返新后能搬回家。由于当初签订的租约不包含提前解约的条款,因此双方陷入该赔偿多少的争议。双方谈不拢赔偿,若强迫租客搬走,他们大可告上法庭,要求仲裁与赔偿。考虑到单方面撕毁租约所面对的巨大损失,最终向建屋发展局申请,让租客住到租约结束,自己则安排临时住所。

租约是契约的一种。个人之间、机构之间或个人与机构之间,经常签订各种合同契约,例如租约、贷款合同、买车合同、卖房合同等。违反合同须按照条款赔偿,事情可大可小。

国与国之间也会签订合同,一般称为条约或协定,可以是双边的,也可以是多边的。人类史上最早的条约是公元前2000多年前,中东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两个城邦拉格什与乌玛签订的边界条约。1842年的《南京条约》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份与他国签订的不平等条约,影响了中国近现代史和华人世界的发展。

在国内社会,契约规范人与人打交道的准则。法国思想家卢梭的《社会契约论》阐明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契约,定义了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义务和权利,奠定了西方现代民主体制。

国家也非常重视契约,因为契约规范了国家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方面的交往,保障国家利益。然而,在国际上,撕毁契约或协议的行为或意图无日不在发生。从近的来说,邻国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甫上任,就说要终止马国前政府与新加坡于2016年签订的新隆高铁合作计划。后来发现单方面撕毁合同涉及巨额赔偿,就改口说想展延计划。

从远的来说,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接二连三撕毁契约,包括巴黎气候协定、伊朗核协议、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威胁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和世界贸易组织等。这可能是美国史上最不遵守诺言的时代。

英国脱欧也是毁约。欧洲联盟诞生的《里斯本条约》包含了成员国退出机制,所以英国正在按程序退出,严格来说是终止条约。同样地,美国要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等,也必须按照条约所规定的机制退出,否则就是很不负责任的行为。

我们重视遵守和履行契约的精神,也希望世界各国都这么做,但有一点必须认清的是,国际社会终究按丛林法则行事,国家要毁约,很多时候其他国家是拿它没辙的,尤其是当毁约的是超级大国时。

在某个司法管辖范围内,契约具有法律约束效力,个人、商业机构或政府部门毁约,受害方可以向法庭寻求仲裁与赔偿,再由执法机构执行裁决。国际社会则不具备这种能有效约束国家遵守条约的机制。小国签订条约,当然会竭尽所能遵守承诺,因为国际法是小国的生存保障,但超级大国的拳头够硬,国际规则与法律对它们来说是“合则用,不合则弃”。

国际秩序是多年来由许许多多条约和协定构建起来的。美国作为超级大国和这些秩序的推手,理应带头实践契约精神,坚守自己有份建立的国际条约与规章,但特朗普政府频频毁约,开了极不好的先例。如果每个新政府上台都以国家利益或国家安全为由,废除前政府订立的国际条约,长此下去,国家将变得言而无信,以后签订契约,就是等着弃约,国家之间就很难打交道了。

(作者是本报评论员 nghk@sp.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契约精神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