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王慧容:与子偕老的幸福

在人们越来越长寿的新加坡,夫妇俩共度白头的可能性是更大的;但如今维持一段婚姻所要面对的挑战,随着价值观的转变和网络的冲击,显得更为繁复和艰巨。(网络照)

字体大小:

在人们越来越长寿的新加坡,夫妇俩共度白头的可能性是更大的;但如今维持一段婚姻所要面对的挑战,随着价值观的转变和网络的冲击,显得更为繁复和艰巨。

最近,《联合晚报》访问“18厨师”连锁餐馆老板司徒保华,讲述他迟恋晚婚的经历。他四年前结婚时54岁,另一半58岁。50多岁的人步入婚姻,除了讲究感觉与缘分,也重视现实生活的考量。

司徒保华透露他求婚时,考虑了两人岁数,算一下双方还可能陪伴彼此几年,再问女友是否愿意相守。这看似浪漫的求婚说辞,背后是对现实条件的务实考虑。

统计局上月公布的数据显示,50岁和以上的新郎和新娘人数过去10年有所增加,分别从2007年的1196名和281名,上升至去年的1587名和535名,升幅分别是33%和90%。

另一方面,较年长成人的离婚率也提高了。在男性离婚者当中,45岁及以上的人所占比率,从2007年的32.3%提高到2017年的43.4%;同年龄层离婚女性的占比则从21.3%提高到30.5%,增幅相当显著。

这些数据反映了颇为矛盾的现象,人到中年,投入婚姻的人有所增加,但选择放弃婚约的人也呈增长趋势。司徒保华的妻子陈美金受访时说,在结束一段婚姻多年后,再决定结婚,原因是“到了这个年纪,会更清楚要的是什么”。吊诡的是,一些夫妻最终离异的理由也一样。

以前出席婚宴时,常听到宾客祝福新人“白头偕老”。在人们越来越长寿的新加坡,夫妇俩共度白头的可能性是更大的;但如今维持一段婚姻所要面对的挑战,随着价值观的转变和网络的冲击,显得更为繁复和艰巨。

有调查显示,夫妻吵架的原因,近三成是因为其中一方花太多时间使用电脑和手机。互联网时代情感陷阱多,容易造成夫妻关系紧张。网上的社交媒体为满足人们情感的需求搭建了平台,让人们可在开放、自由的虚拟空间谈心事、谈感情,却也形成了不少人情感出轨的导火线。

价值观的改变也磨损了婚姻的价值。以自我为中心、追求个人自由与快乐的想法,超越了坚守婚姻承诺的信念,使已婚者在面临诱惑与考验时,倾向于放弃和妥协。

西方国家也出现年过50离婚者上升的趋势,这个年龄层的离婚称为“灰色离婚”。美国俄亥俄州博林格林州立大学的研究数据显示,从1990年至2010年的20年间,美国50岁以上夫妇的离婚率增加了一倍。专家列举多个原因,其中广为讨论的包括空巢对婚姻造成的威胁,尤其是过去把家庭重心摆在子女身上、忽略经营彼此关系的夫妻。这些年长夫妻在儿女长大成家后,迎来改变生活的契机,借此挣脱婚姻的枷锁。

然而,通过离婚来解决问题,也会带来另一些问题。况且,不是每一名离婚的中老年人都能寻获第二春。不少人进入空巢期,加上伴侣离异,感到空虚寂寞。新加坡援人协会的最新报告显示,本地有越来越多年长者因排解不了苦闷而选择走上绝路。人口老龄化的问题环环相扣,年长者离婚的现象也不容忽视。

司徒保华与陈美金的经验告诉我们,除非以生儿育女为目标,否则结婚没有刚刚好的年龄;而中老年人离婚个案增加也是同个道理。即使过了七年之痒,问题仍然会在某一时间点浮现,到一发不可收拾时,还是可能以分手收场。

外在的环境和刺激,虽然给现代婚姻制造很多不确定性,但以爱情为起点的婚姻,最终还是要回到初心去看待问题。社会及家庭发展部连同志愿福利团体,推出多个婚姻预备与辅导课程,为未婚及已婚夫妇提供支持;一些社区民间组织也积极举办家庭日,还为已婚夫妇举行重新宣读婚姻誓约的活动。虽然表面上看,这些活动似乎流于形式,但生活中若适时出现旁人善意的提醒,或是伴侣暖心的举动,相信多少还是能唤起人们对婚姻的尊重与希望。

(作者是新闻中心采访副主任onghy@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