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傅来兴:马国的新新经济政策

字体大小:

拨云见星

任何马国政党或联盟要长久掌握政权,不可能忽视占人口68.8%的马来人的利益。因此,要检讨和重组执行将近半个世纪的新经济政策,不是件容易的事,更别说大刀阔斧的改变。

马来西亚经济事务部长阿兹敏在7月24日透露,政府将依据各族需求及落实希望联盟所承诺的竞选宣言,检讨“新经济政策”(NEP)及“新经济模式”(NEM),制定符合马国各族人民需求的全新政策。

希盟执政百日内,忙着拨乱反正的工作,全面检讨前朝政府执行的政策,拟定新经济方向及政策,并不令人意外。但给马国人的第一感觉是:真的吗?还是换汤不换药,只是如其新名字“国家发展政策”(National Developmant Policy, NDP)一样,改个名字而已?

当消息宣布后,马国媒体人心中的这个疑问马上浮现。阿兹敏在国会走廊面对记者的提问,新经济政策会不会“亲马来人”时说,不只是马来人权益保证获得照顾,其他民族也会受到公平照顾。

举凡经济政策的改革,说比做容易,哪个国家都一样,更不用说涉及不同种族的经济问题了。马国的经济问题向来是马来人和非马来人的问题,独立至今,马国政府通过政策将资源和利益向马来人倾斜,一年又一年,一层又一层,构成所谓土著朋党的商业网络和形成既得利益团体。

马国在经济政策上“亲马来人”或“偏马来人”的历史,要追溯到前首相兼财政部长纳吉的父亲、马国第二任首相敦拉萨在1969年五一三事件后,于隔年推出以辅助马来人权益为核心的平权政策(affirmative action)。为保护马来人权益而设计并实施至今的“新经济政策”,其实就是自敦拉萨时代的产物。纳吉在2010年3月推出的“新经济模式”,则是要让马国迈向高收入国家,其宏大目标是让马国民众年均收入到2020年时翻倍。

“新经济政策”和“新经济模式”,可说是国阵及巫统能长期执政的重要基石。希望联盟政府现在要检讨甚至推翻这两项政策,目的就是告诉马国人,国阵的时代结束了。新政府要进行拨乱反正和破旧立新的工作,当然除了借此提高新政府的执政形象,也让国阵和巫统没有机会东山再起。不过有个潜在风险,可能面对既得利益者的反扑。

马来人的权益一直以来受到保护,但巫统建国开始的“拐杖政策”祸害也很大。马哈迪过去也数次呼吁马来人丢弃拐杖,并不客气地批评马来人“懒惰、不求进取、缺乏羞耻心、没有诚信”。经济上的拐杖主义,让马来人养成依赖,失去勤奋的动力,因为有了新经济政策以及各种优惠的保护,就能享受经济的果实,又何必努力?

过去叫NEP,将来要改为NDP,“国家发展政策”内容一旦公布,恐怕又会引发争议,特别是工程合约等利益如何分配?更重要的是,以种族为基础的做法会如何调整?是略微还是大幅度调整?由于对“新经济政策”有所了解,多数人的反应是,这仍将是一个口号。

在马国5月9日大选前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马来人最关注的是本身的权益会不会失去。不管是“新经济政策”还是“新经济模式”,要捍卫的是马来人的权益,平衡马来人与其他种族的经济差距。但这些保护马来人的做法,现在也在一些马来人当中引起不满,因为受益者大多数是与巫统关系密切的人。

尽管如此,一个不能忽略的政治现实,即任何马国政党或联盟要长久掌握政权,不可能忽视占人口68.8%的马来人的利益。因此,要检讨和重组执行将近半个世纪的新经济政策,不是件容易的事,更别说大刀阔斧的改变。马国的种族政治观念难以改变,新的新经济政策最后或导致另一个新朋党利益集团出现;期望新新经济政策会透明、公平运作,可能是个梦想。

目前深陷丑闻和官司的纳吉说,希盟政府必须三思而行,因改变会削弱市场对马国经济的信心。击退凯利与东姑拉沙里当选巫统主席的阿末扎希,也不赞同重组新经济政策,不过讲不出什么理由来;但他不否认新经济政策是为马来人而制定,只不过也有照顾到其他族群。

希盟执政后,有许多计划要推行,要一一落实竞选宣言是不可能的任务,例如要在百日内废除收费站的承诺,现在就无法如期兑现,因为程序复杂,还涉及多个单位。到了最后,新政府可能陷入凡是前朝政府所制定的政策,都要去检讨甚至废除的困境。

我们必须等马国经济策划组(EPU)对第11马国计划(2016年至2020年)进行中期检讨,并在今年11月前将报告提呈给国会后,才知道未来马国经济政策会出现什么样的改变;而这些改变是否又会纳入第12马国计划(2021年至2025年)中,引导马国社会经济发展的新方向?马哈迪说他会当首相两年,我们就慢慢观察吧。

(作者是本报高级评论员 pohlhg@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