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杨易:“社会排斥”加剧患失智症风险

字体大小:

人文亚洲

失智症不仅是生理原因造成,一定的社会因素也可能是诱因。西方的许多研究表明,贫困、社会孤立、缺少交流和社会参与,在一定程度上会助长认知功能退化。

通常说“贫病交加”指的是贫困和疾病一起发生,使生活雪上加霜,不堪忍受。虽然各国经济发展显著提高,但这类悲惨的情境在社会弱势群体中依旧存在,特别是在老年人群体中尤其突出。他们由于年龄渐长,健康状况每况愈下。一些人更因缺乏健全的社保和养老保障,丧偶或没有子女照料,以及各种原因无法参与社会活动,失去交际圈和朋友关怀,“贫病交加”综合经济和健康压力,各种困境与慢性疾病,是实实在在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社会问题。

说这是社会问题,因为与高龄相关的慢性疾病会给个人、家庭以及社会造成巨大的财力、物力和人力负担。这个问题在许多人口快速老龄化的国家今后会愈发突显。新加坡是亚太地区老龄化最快的国家之一。2017年,官方数据显示本地人口平均预期寿命是83.1岁,其中男性为80.7岁,女性为85.2岁。仅在不久以前的2007年,人口预期寿命是80.6岁(男性78.1岁,女性82.9岁)。10年间,人口预期寿命增加了2.5年。2007年新加坡65岁及以上人口占居民人口总数的8.5%,在2017年增至13%。2007年的老年人口比是12名(65岁及以上)老人/每100名劳动适龄人口(15岁-64岁)。2017年这个比率增加到18。

一些老年慢性病的发病率随着年龄增加而增长,失智症便是其中之一。新加坡阿尔茨海默病协会(ADA)的数据显示,2015年新加坡65岁及以上人口中有4万名失智症患者,到2050年这个数字将增加到18万7000人。不仅如此,来自国家神经科学研究所(NNI)的统计数字显示,失智症正向65岁以下的年轻群体蔓延。

失智症不仅是生理原因造成,一定的社会因素也可能是诱因。西方的许多研究表明,贫困、社会孤立、缺少交流和社会参与,在一定程度上会助长认知功能退化。通常人们会讨论某一种困境,如贫困、社会孤立,或者缺乏医疗保险和有效的医疗服务,对老年人的生活有什么样的影响。但有些老人会遭遇上述多种困境。“社会排斥”的概念,就是希望能综合地分析多种社会困境对弱势群体的影响,以改进社会政策对他们的帮扶。这个概念在欧洲被广泛使用,主要指社会各方面的不平等和权利缺失对弱势群体的伤害。

失智症的病因和治疗一直是个世界级难题。因此老龄化国家应把重点放在防治:了解哪些因素能够保护认知功能和防止或减缓其退化。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和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系的杨李唯君教授以及冯秋石副教授,做了一项关于“社会排斥”对中国老年人认知障碍(早期失智症)影响的研究。

我们使用2002年至2008/09年的中国老年人健康长寿影响因素调查(CLHLS)跟踪数据,发现2002年中国65岁至99岁的老年人认知障碍比率大约为11.2%。发病率随年龄增加而增高,80岁以上老人为33.7%。到了2008/09年,健在老人的认知障碍比率升高至17%。其中,17.8%的农村老人和15.2%的城市老人有认知障碍。老年妇女和男性有认知障碍的比率为21.6%和11.8%。这一比率在农村老年女性中尤其高,在2002年和2008/09年分别为18.5%和22.3%。

中国的城乡二元体制,使得农村老年人无法享受城市退休人员的养老金和社会保障福利。此外,中国的医疗设施资源也集中在城市。基于这样的现实,我们测量的“社会排斥”包括贫困(收入及老人主观的经济条件评价),社会孤立(丧偶、无子女照料、缺乏与人交流、缺乏社会活动),和缺乏基本社会服务(无退休金和生病时得不到足够医疗服务)。数据显示,2002年13.7%的老年人遭遇“社会排斥”的现象。14.9%老年女性和12.4%的男性,16.3%的农村老人和9%的城市老人有此遭遇。

我们的研究发现,“社会排斥”在一定程度上增加患认知障碍的风险。遭遇“社会排斥”的老年人与其他老年人相比,认知障碍的发生率要高出1.8倍。遭遇“社会排斥”的农村老年女性的发病率,要比各项资源都充足的城市老年男性高出大约23倍。低收入、感到自己生活很贫困、不参与社会活动和户外活动、无人交流,以及缺乏医疗服务等,都是影响认知障碍发生的风险因素。年龄增长、身体残疾、焦虑,以及不良饮食习惯,都会显著增加认知障碍的发生风险。

这项发现对东亚国家有诸多启示。在面对老龄化挑战方面,它们有许多相似点:例如以家庭为主体的养老体系;低生育率导致的家庭规模缩小而带来的对年长者长期照料的人力财力危机等。同时,这些国家的老年人受教育程度都相对较低。由于认知障碍的发生是个长期过程,我们的研究鼓励政府和社会应提高老年群体的经济保障,建立对乐龄群体友好的社区以增加他们参与社会活动的机会。同时,应加强基本医疗服务的覆盖率和针对老年慢性疾病的监控。如果能实现以上措施,常期而言将降低社会和家庭在失智症治疗上的经济压力,和对失智老人长期照料的医疗服务压力。

(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研究院和家庭与人口研究中心博士后研究员。本系列为国大家庭与人口研究中心提供的研究简要,由不同专家学者执笔,每月第一个星期天刊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