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亚细安重新坐稳驾驶座

种种迹象显示,在经历一段外来干扰和内部失调期之后,亚细安已重新坐稳了驾驶座,这是令人欣慰的发展。因为,亚细安主导区域事务,对区域甚至世界和平至关重要。接受亚细安的主导角色,必须是世界大国的共识。

众所周知,亚细安成员国一开始就采取共识决策的模式,这样的决策方式有利也有弊。好处是一旦大家形成了共识,决策推进也相对容易。坏处是,只要一国有异议或坚持己见,就无法形成共识。

亚细安史上最明显的坏例发生在2012年,由于时任轮值主席国的柬埔寨坚持联合声明不可以提及南中国海课题,导致当年的外长会议45年来首次未能发表联合公报。2016年6月在昆明举行的中国—亚细安外长特别会议上,由于柬埔寨与老挝受到中国的压力,亚细安也不得不撤回提及中国在南中国海行为的联合声明。

这些个案凸显的是中国的崛起,对本区域地缘政治所起的影响越来越大,亚细安也难置身度外。中国经济势力对外延伸,在柬埔寨和老挝等邻近国家特别明显,由此也导致这些亚细安成员国在面对一些重要决策时,陷入了国家利益和整体或区域利益难以调和的困境。

但任何大国最终都会认识到,以经济势力作为外交手段是不得人心的。而小国最终也都会认识到,经济上受制于任何一个大国,都将破坏国家的自主性,作为亚细安的一员,也势必要破坏这个区域组织的团结和力量。长远来说,这是得不偿失的。一支箭很容易被折断,十支箭结合在一起,却可形成极大的抗折能力。这个小寓言最能具体而微的说明亚细安组织对本区域各小国的重要性。

因此,我们不得不佩服当年成立亚细安的政治领袖们的高瞻远瞩和政治意志。1967年8月6日,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泰国五国的外交部长在曼谷召开会议,8月8日发表了《亚细安宣言》,正式宣告亚细安诞生。因此,外长会议对亚细安而言具有特殊的意义。

其实,早在1961年印、马、泰、菲就已成立过一个“东南亚联盟”,不过这个联盟因为马菲领土纠纷和之后的印尼对抗马来西亚而夭折。这个转折也足以说明,尽管东南亚各国之间存在各种各样的矛盾,但大家无论如何却是一个命运共同体,必须在这个大前提之下团结起来。

亚细安成立在反共的年代,因应共产主义的扩张成了五个创始成员国的共识和粘合剂。之后的过程也说得上离奇曲折。没有人会想到,一度想吞噬柬埔寨的越南,和一度被红高棉统治的柬埔寨,还有共产主义的老挝和军人统治的缅甸,后来都相继加入了这个组织。这是小国认识到团结乃生存之道的最佳证明。

所以,柬埔寨在2012年创下的恶例,应被视为一个暂时性的偏差,它终须回到正轨,脱离了亚细安,投入任何大国的怀抱,是最不明智的选择。但亚细安为此付出代价也是事实。要经过五六年的时间,才慢慢恢复元气,并重新稳操驾驶盘,代价是沉重的。

因此,今年的外长会议传出一个个好消息,的确值得我们高兴,刚好今年我国又是轮值主席国,可谓与有荣焉。会议期间传出的一个好消息,是亚细安成员国将和中国举行的首个联合海上军演,在我国完成了两天的沙盘演练,为今年10月在中国举行的海上实地演习做好准备。

其次,我国外交部长维文医生在亚细安—中国外长会议上致开场白时透露,亚细安成员国和中国经过积极磋商,已达成了《南中国海行为准则》的单一磋商文本草案,标志着围绕南中国海主权争议各方,在建立互信和加深实际合作的过程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其三,首次出席亚细安外长会议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示,美国的印太战略仍然支持亚细安核心(Asean centrality),也将继续致力于同亚细安加强经济和安全等方面的战略合作。接受亚细安在区域事务中扮演主导角色,也是其他大国一致公开表明的立场。

其四,亚细安加三(中、日、韩)外长会议,一致重申对维护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的决心,并呼吁尽快落实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并强调应探索创新方式,进一步深化和拓展合作。RCEP看来有望在今年底谈成。

亚细安10个成员国都参与RCEP,其他参与国是中国、印度、日本、韩国、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一旦达成,将是涵盖全球近半人口、占全球经济产量三分之一的庞大多边自贸协定。当前贸易战和保护主义笼罩世界经济,RCEP的磋商可说是逆势而为,逆流而上,意义也显得格外重大,而亚细安促成这一协定所扮演的主导角色因此也格外重要。

今天,亚细安面对的是一个与五十多年前迥异的地缘政治大环境。冷战结束了,苏联瓦解了,意识形态的斗争消退了,但中美两个大国在亚太地区的博弈却越来越剧烈,各种合纵连横的招数层出不穷,加之贸易战硝烟弥漫,恐怖主义威胁迫在眉睫,在在需要亚细安加紧团结与合作,因此,我国今年担任轮值主席国,可谓任重而道远。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