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清波:“见物不见人”势必误判中国国力

近日中国舆论界的热点事件之一,是网传部分清华校友发联署信,要求解除胡鞍钢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和教授的职务,理由是他发表了“中国综合国力已经超越美国”的演讲,“远引无数他国戒心,近发邻居恐惧,堪称误国误民”云云。

当然也有的网上文章对此表示反对,认为胡鞍钢有发表观点的权利,“围攻”胡鞍钢的人“其实质是以学术探讨为借口,打击中国人正在上升的道路自信和制度自信,瓦解新时代伟大斗争的意志。”

其实,今时今日,“中国综合国力”究竟如何,确实是一个需要特别理性、冷静、客观、负责地来探讨的课题。因为,对这个课题的正确判断,既会影响到中国自身的决策,也会影响到他国对中国的策略,进而影响到未来亚太乃至全球格局的走向。

不过,如何界定和衡量一个国家综合国力,国际上尚无统一的定义和计算方法。因此,这导致了研究观点严重分歧对立的情形时有出现。而如果对自己的综合国力不能准确、正确地评估,那么就可能导致国家行为脱离实际,有的会造成十分严重的后果。

对于中国而言,这方面值得镜鉴的教训很多。就拿近代来说,中国清朝的经济总量其实是位于全球前列的,但却一再遭遇列强入侵,丧权辱国。有人把这归咎为科技、军事等不够发达,但清朝也曾经开展洋务运动大造枪炮战舰,北洋水师号称亚洲第一,甲午一战却在日本海军进攻下全军覆灭。

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战争废墟上成立后,曾经处于一穷二白的境地,但却能够“抗美援朝”,把强大的美军逼退到三八线以南,迄今更被美国目为主要的战略竞争对手。对比之下,苏联在军事、科技、文化、资源等各方面都可以与美国并驾齐驱,却突然分崩离析。可见,如果仅仅是从经济、科技、军事、资源等指标上去评估一个国家的综合国力,往往是会出现巨大的现实谬误的。

实际上,在上述看似莫衷一是的历史教训中,也存在着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但凡一个国家走向溃败的时候,往往都是其内部人心涣散、社会腐败比较突出的时候。清朝如此,苏联也是如此。反之,但凡一个国家坚不可摧的时候,往往都是其内部上下团结、奋发向上的时候,比如,“抗美援朝”时期的中国尽管百废待兴,但国人对新生的国家充满希望,敢于面对挑战。

对此,毛泽东曾经有过精辟的概括:“武器是战争的重要的因素,但不是决定的因素,决定的因素是人不是物。”所以,今天的学者在评估一个国家的实力时,如果过于看重经济、科技、武器、资源等物的因素,却忽视了人的因素,那就难免失准。

今天的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即将拥有两艘航母,单纯从物的角度来讲,说她已经是世界强国,不一定不能成立。但是,如果是从人的角度来评估呢?

事实上,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谈到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就,人们往往聚焦于中国经济发展等物质层面的巨大成就。然而,中国改革开放更伟大的成就,在于人的发展,那就是它进一步从思想上、权利上、行为上、物资上等各个方面,解放了中国人,使得“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的理念深入中国人骨髓,中国人变得更加开放务实,能接受各种新生事物,民主法治意识也在不断成长。

但是,另一方面,中共十八大报告也指出:“一些领域存在道德失范、诚信缺失现象”“一些领域消极腐败现象易发多发”等等。中共十九大报告则称:“民生领域还有不少短板”“社会文明水平尚需提高”等。可见,从人的因素来讲,今天的中国仍然有道德失范、价值混乱的隐忧,在民生保障、权利保障等诸多方面仍然处于弱势。

中国先哲云:民为邦本,本固邦宁。所以,民强则国强,民弱则国弱,民散则国散。如果人民还不够强大,国家就不可能实现真正的强大。因此,中国还不是真正的世界强国,与西方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相比,仍然具有很大的差距。

脱离了这个实际,就会过高估计中国的综合实力。中国改革开放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在物质上取得了巨大成就,与此同时,必须始终坚持以人为本,保障民权,中国才有可能真正成为世界强国。

中国虽然还不是强国,但却是大国,具有成为强国的潜力。因此,美国的戒心其实早已经有之。苏联解体后,美国就曾经想把中国作为下一个目标,只是九一一恐怖袭击重创美国本土,打乱其战略部署。所以,在当前恐怖主义基本得到遏制之后,美国重新把战略矛头对向中国,这是迟早要来的。

可以说,当前美国对中国全面加强压制,与其说是因为它已经担忧中国是个强国,还不如说是因为它知道中国依然存在着诸多弱点。比如,中兴事件击中的就是中国信息科技薄弱环节,贸易战击打的是中国经济结构失衡的薄弱环节。

而中国社会目前仍然存在的道德失衡、诚信缺失、民生艰困等存在于人身上的薄弱环节,也势必将是美国针对的重点。比如,通过贸易战来打击中国经济加剧民生难题、重创中国民众的自信,使中国像苏联那样内部陷入混乱,或许才是美国的战略底牌。

所以,中国的学者现阶段与其去争议中国综合国力是否已超越美国,还不如老老实实地去研究如何保障和提升中国人民的权益,补短板、强弱项,实现真正的民强国强。否则,空谈误国,不可不慎。

(作者是中国时事评论人、台海关系和舆情研究工作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