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伟中:快游三地思文创

+的概念是无限的,关键是保留特色、增添创意。

上周拿了几天假,独自到成都、重庆,也回新加坡进行五天城市旅游,在充电和探望同事之余,也感染到浓浓的“文创”氛围。

在重庆,我参观前身是民国央行印钞厂的印制厂空置后打造的贰厂文创公园,也走访在抗战兵工旧址24座防空洞建出的八座洞穴博物馆。

文创园区旧厂房的斑驳外墙和晕黄街灯、防空洞开着冷气展示的珍贵文物和图文解说,处处散发沧桑与时髦、新旧冲撞的情怀,让人感受到店主或馆主对历史、文化和创意的尊重。连民歌餐厅的创意美食,也仿佛能让人咀嚼出一份对生活的热爱。

搭90分钟高铁到成都,最教人流连的是环绕千年古刹大慈寺而建的太古里商圈。地面层保留了1200年前唐代玄奘出家的古庙,打造传统与现代完美结合的氛围,吸引无印良品(Muji)、Omega等世界品牌进驻,开了一家家单栋的旗舰店。

太古里地面层囊括了各类潮店和超市,还有被称为全球最美书店之一的方所,以地下藏经阁的概念设计,占地约一个足球场。如果说太古里是成都的文化名片,方所可说是太古里的文化地标。

方所是“书店+”的典范,是涵盖书店、美学生活、衣饰与咖啡厅的综合体,卖着习近平夫人彭丽媛也捧场的服装品牌“例外”,设计散发东方知性美。里头到处是年轻人在看书。意外看到不少气质脱俗的帅哥美女,翻读着寻找着哲学著作。

“在春天让我们悦读吧”“经典是消暑的曼妙夜曲”的标语,吸引人选购名著。书店还推出年度主题“人本”,期许推动大众反思文化、生活和美学价值。

我也走访了老牌书店新华文轩,四层楼精细分类的藏书很精彩,同样是处处年轻人凝神阅读、亲子悦读的动人风景。

资料显示,单单成都就有千多家书店。单纯的传统书店虽已衰退,但近年来新书店逆势冒现,通过书店+文创的组合消费催谷人气,营造实体书店新风景。当世界依然有人狭隘地认为,中国只有土豪和穷人两种人,我走访的文创区、博物馆和书店却展现出,其实有一群人正身体力行,提倡人文关怀、拥抱历史和经典。

国人常去的宽窄巷子、锦里古城,朋友嫌它“商业化”劝我考虑不去,但我倒是乐在其中。

作为展现古城生活方式、民间文艺表演和美食的场所,它其实做得挺出色,宽窄巷子甚至还有门前挂牌“私宅勿近,谢绝参观”的民宅,以及一家社区服务中心“银龄空间”,难得保留质朴生活气息。

临走前的早晨,我散步到人民公园看长者挥太极剑,到湖边的鹤鸣茶社闲坐两小时,喝盖碗茶品茗手工毛峰,欣赏泛舟亲子乐。在有着万家茶馆,爱晒太阳的成都感受当地人的慢生活。

在回新的班机上,我不禁思索,四天接触到的“文创”景点和事物,如此贴近生活又超越生活,而我住了大半辈子的新加坡,又有哪些别人没有的景点、文化或事物,能带给旅人和居民类似吸引力,或通过结合文化创意产业的方式,吸引人专程来体验呢?

我没有答案。怀着满腹疑团,当天下午去了一趟滨海湾花园,买票欣赏两年一度的新加坡花园节,意外收获一些灵感和随想,斗胆在此抛砖引玉。

占地10公顷的花园节有70个大小花园,吸引近30个世界园艺高手展示作品,我在世界花卉之窗展区赞叹着阿塞拜疆、南非和美国绿手指们充满哲思的杰作,不禁想到,这不就是岛国最靓丽的文创名片之一吗?

虽然新加坡没有厚积薄发的千年文化,但三年前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的植物园,以及定期推出主题展览的滨海湾花园,总能让人看到花园里的新加坡和世界。今年积极申遗的本地小贩中心,也让人体验到舌尖上的新加坡和世界。植物园和小贩中心,都是传统和现代相遇,值得寻访和消磨时光的新加坡好地方,里头有太多植物和美食值得细细欣赏,几代人守护着、栽培着、传承着,孕育出遍布岛国的绿意和炊烟。

人家可以用“书店+”“旧厂房+”“防空洞+”“老城区+”打造出文创氛围,保留并再现文化,让大众免费欣赏,并在周边提供自由消费的美食、艺术和商品,我们可否也通过“植物园+”“小贩中心+”甚至“植物园+小贩中心”来打造出最新加坡的在地体验?

汇聚多元美食的我国小贩中心,有朝一日能否像成都位列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美食之都那样,晋升为“多元美食之城”?

+的概念是无限的,关键是保留特色、增添创意。如在植物园或精选的特色公园让人开画廊、精品咖啡馆、园艺教室,或在园内精挑多元美食开小贩中心;或重点打造特色小贩中心,让创作歌手定期表演或时事开讲……

只要是广受认可的文化,就值得把平台做大做强,就像书店、公园和小贩中心,不妨继续让它成为属于群众的无门槛公共空间,谁都可以进去翻书、看花、享受平价美食,并据此凝聚各方资源,赋予更多的创意和想象力。

(作者是新闻中心社会与法庭组副主任 woonwj@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