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丽珊:国庆非群众非官方非正式感言

珊风点火

不论是哪种方式,都是最好庆祝国家诞生和成型的方式,享受着“大我”国家的安定带给“小我”的和乐与幸福。

国庆日庆祝什么?不要让总理那么辛苦自己一个人想,内阁一伙部长议员费心费力,其实每个人都该在国庆日问:我们庆祝什么,展望什么,还想庆祝什么?

庆祝方式有很多,有群体、忘我的欢腾及喧哗,有三两知己静静相聚小酌,也大可窝在家孤独地平常度日,更多人还趁着长假日远走观光;不论是哪种方式,都是最好庆祝国家诞生和成型的方式,享受着“大我”国家的安定,带给“小我”的和乐与幸福。

老早回到新加坡陪伴父母术后复健,此次我特地选择过完国庆才离开,这样的心理我第一次有。我没有特别人脉,也不花心思索票到场观看检阅典礼;我单纯想在这一天好好待在这儿感受一下当新加坡人的滋味。

国庆那天,我起了个大早和好友首次到附近的兀兰海滨公园晨步,事实上常去那里的朋友还嫌不够早,可能要错过薄雾缭绕绿色园林、仙气飘飘、群鸟窜飞的美妙时刻。

国庆庆祝什么?我们来庆祝国家公园局很周到的照顾到我们各年龄层的需要,在全国各区域建设景色怡人的公园。这个耗资1900万元建设的海滨公园比我想象中的面积还要大,因为先前闲置多时的货仓也开发重建,纳入公园的一部分。公园里跑步和脚踏车步道都设计完好,我们顺着柔柔的坡道把公园走一遍,朋友如数家珍,竟然还把在绿林里呼啸而过的蓝色和黄色留鸟给认出来,赞叹新加坡有那么一片美丽的公园。

公园入口处附设儿童游乐场和健身设施。公园里长达400米的码头曾经是英军的驻军码头,是本地最长的码头之一,该处设有马来餐厅,还可以钓鱼、散步和骑脚踏车。对岸蓬勃发展的新山为这片绿林增添几许的异国情调和独有的两岸风光。

在公园原址短短的沿海公路,眺望新山市中心一带的地方,曾经是我和朋友与家人夜间兜风及聊天的好地方。我们三姐弟曾经带着红酒和酒杯,开着新车到岸边喝酒,只有开车的不能喝。有一年的元宵节,我和老友三个未嫁的姑娘到海边公然违规,丢柑求良缘,不是真缺人而是认真地闹着玩。

当年不远处新山零星的霓虹夜色和我们周围近乎原始和荒凉的林园,形成了强烈和有趣的对比。当然目前面积11公顷,最“靠北”的海滨公园的规模确实令人感到骄傲,但是当年不修边幅,沿岸没有架设栏杆,略带危险性的想“下海”就可以“下海”的自由自由和神秘感还是令人怀念。

新加坡人的幸福方程式:一边享受着我们一贯的破旧立新,例如体贴周到地增添公园的设施和便利,马路被安安全全地以栏杆围起来,完美的似乎无懈可击,又例如全国四处可见的高楼大厦,一边忍不住心里弱弱的咕哝两句——还是旧的好。但是,我们知道不是因为旧的真的好,而是旧的有我们生活过有血、有肉、有声音、有颜色、有味道、有痛苦及眼泪、有欢乐及喜悦,以及有瑕疵和缺陷的鲜活记忆。我们太快失去记忆,却没有强大和丰富的替代品来填补缺失。我们还一边被相对富裕的社会宠得舒舒服服,飞去全世界享受湖光山色,一边厢回到家又被职场飞快的节奏和压力累到趴下。

我甚至宿命地相信命运,因为名字定终生。我们国名叫新加坡。新。加。坡。很多都是新加上去的,因为新加上去的房屋和街道,我们确保居者有其屋;因为工业化发展,我们的经济蓬勃发展照顾了千万人生计;因为新设的万千校园,我们抚育和栽培莘莘学子,让教育傲视区域。我们还新加了很多外来移民,让一些本地人有些无所适从。我们一直在忙着加,也一直在忙着补。

原来我们也为此必须拆除很多很多,丢失了很多,而我们也为此新添加了很多很多。因为集体失血的记忆,再加上我们来不及,赶不上有意识和有计划地去填补我们遗失、流失,以及有时因错误破坏而出现那巨大却又说不出来的空缺。我们只有被别人羡慕着,心里也确实真切地感恩着,却怎么也赶不走那些盘旋着“似乎少了点什么”的微弱声息。

兀兰海滨公园2011年开放,时间不长,被移植来的树木花草或瘦削、或茂盛,还没有形成茂密成荫的景致,但是我们感受到公园局的用心和万分诚意。草地一片绿油油,空气清新舒畅,早上公园的人却出奇的少,耳边传来留鸟一边忙碌飞跃一边齐声欢唱的声音,这一片就是幸福的国庆景致。

然而,就像我们新加坡人正在逐年逐月逐日每分每秒,以集体生命和体验构成的“新加坡故事”一样,园林就算添加了很多美好的植物和设施,却少了最重要的东西——它少了我们和它的记忆,还少了构成记忆的介绍文字,以致于我们迷失在即陌生又熟悉的植物王国中,无法与有名有根的鲜艳花朵和翠绿树木形成情感的联系和认知。走出公园,我感恩新加的公园,感恩美好的早晨,感恩新加坡。

(作者目前在台湾创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国庆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