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俊刚:让我们也为“百年人生”做好规划

古诗有言: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但现在活上百岁,在好些国家(包括新加坡)已不是什么稀奇的事了。比如,在人口老龄化最严重的日本,50年前只有327名百岁人瑞,去年却已达到6万7824人。在新加坡,预期人寿也在不断增长,活上八九十岁也已是司空见惯,七十早不是古稀之年。日本老年学会甚至动议,应把年长者的定义从65岁提高到75岁。

与人口老龄化俱来的问题很多,也很复杂,并不单是国家将承受的医疗开支会越来越重,因为,这是整个人口结构的老化,而不只是个人的老化。一个老龄化的人口,除了对医疗服务需求有影响,也必然要影响整个社会的其他方方面面,如住房、交通、就业、经济、生育、国防等等。

所以,应对人口老龄化,不能只是片面对应,而必须有一个整体的或是全方位的规划。首先必须改变的是观念。按照过去的观念,人生规划一般是从出生到退休,如今,随着年寿的延长,退休后的规划尤其显得重要,否则很多人就无法应付退休后还有几十年的生活。

据《早报星期天》5月6日的报道,现在日本社会已开始普及“百年人生”的观念,也就是说,规划人生要规划一百年,而不是几十年。因此,越来越多的年长者愿意在达到法定退休年龄(65岁)后继续工作,企业越来越注重年长消费者,政府的政策也正在随之调整。更重要的是,不再只把人口老龄化看作是个问题,也看到了与之俱来的各种机遇。

这是很值得我们借鉴的。新加坡人口老龄化的速度是惊人的,这是因为战后婴儿潮一代人正相继步入老年期,而生育率却一直是处于低迷状态,根本达不到替代的水平。去年,据统计局的数据,死亡人数更是首次超越了出生人数。年长人口在整个人口结构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很显然,过去适合年轻社会的许多政策和措施,如今已不适合老龄化的社会, 必须作适当的调整。既要能因应老龄化所必将带来的问题,也必须能充分利用人口老龄化也存在的各种机遇。

就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如何更好的发挥年长者的劳动力,是必须深入和周详考虑的课题。8月12日的《联合早报》报道,年长员工劳资政工作小组本月3日召开首次会议,聚焦检讨法定退休年龄和重新雇佣年龄顶限,以及公积金缴交率等课题,会议的初步意见将在明年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时发表。

该报道说,我国社会是否仍需要设定退休年龄和重新雇佣年龄顶限,现阶段难有明确决定,受访学者与专家认为,随着人口结构的改变,劳动市场需求变化,此时设立劳资政工作小组检讨这个课题,是符合时宜的举措。

其实,这不仅是适时之举,也是迫切需要之举。法定退休年龄为62岁,重新雇佣年龄顶限67岁都已不合时宜。与其做出各种人为的限制,我们应该做的是鼓励人们注重和保持健康,老当益壮,可以改换工作,或改变工作方式,只要健康还行,就不要停止工作,而且要活到老学到老。

到了提取公积金的年龄,就想着退休过安逸生活的还是大有人在,但很多人其实并不知道,退休后可能还要过上几十年。钱从哪里来?几十年就无所事事悠哉闲哉度日,每天晚上到咖啡店喝啤酒吗?不少年长者确实是进入了这样的生活状态,但这是不健康的生活方式。一般人就觉得,退休了就只能这样,这种错误的观念也是必须纠正的。

因此,取消法定退休年龄未必是坏事。至少,这有助于改变过时的退休观念,鼓励人们在黄金岁月保持活跃、积极,应该也有助于减少老年智力衰退的问题。法定退休年龄使人们不自觉的产生一种错误观念,以为一到退休年龄就百无一用,只能做个闲人;事实上,一个人的工作能力,不一定和人为的法定退休年龄成正比。

现在有很多工作靠的不是体力,而是脑力和技能,对有些工作而言,经验的累积比什么都重要。如果一个人工作到65岁还精神矍铄,身强体健,却因法定退休年龄已到而不得不退出职场,这反而是一种莫大的人力浪费。因此,改变陈旧的就业和雇佣观念是绝对必要的,何况我们的劳动市场一直面对人工短缺的问题。

对一般人来说,长寿应是福气,但我们也不能否认,寿命延长会带来各种老人病症, 如失智症和老年痴呆症。日本就已经出现了所谓的失智症市镇,在同一个市镇里,竟然有多达五分之一的人患上不同程度的失智症。日本的人口有27%超过65岁,一半超过50岁,从十几年前开始,就出现每年死亡人数超过出生人数的现象。

比起日本,我们的老龄化过程也许还处于初始阶段,我们还难以想象老龄化社会最终会是什么个样子,但至少可以从日本这样的社会窥见一斑, 并尽早做好各种预备方案,防止我们也出现失智老人市镇。

目前,新加坡人口当中65岁以上的有近49万人,到了2030年预计会增至90万人,目前失智症患者逐渐增加的苗头已经出现。老人护理将会是一个大问题。李显龙总理日前在国庆献词中,花了很大篇幅谈去年刚落成的海军部村庄这个现代高楼甘榜。这是建屋局构思出来的类似退休村的新型组屋,其特点是乐龄组屋和所有主要配套设施如小贩中心、医疗中心、社区花园等综合在一起, 被视为未来组屋的范本。这也应是我们为“百年人生”做好规划的一部分吧。

人类自有文明以来,也许从未经历过这样的长寿阶段。我们能生活在这么一个年代,应该感到幸福, 前提是我们必须做好规划。国家固然须为人口老龄化做好准备,个人更有责任规划好自己的“百年人生”。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