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逸山:马国新政府冲刺百日政绩单

马来西亚希望联盟新政府上台执政约百天,各造忙不迭地制造政绩单。但马国建国半个多世纪以来首次政权更替,要新政府在短短几个月内就做出一些像样的成绩来,殊不容易。

看来希盟政府这几个月主要的努力,是继续发掘许多被前朝硬生生压下或掩盖过去的丑闻。一马公司前几年系列偷龙转凤的资产转移,已陆陆续续被揭发出来。被指用一马公司转出去的资产来购买的超级豪华游艇平静号,月前被印尼执法当局扣押后,日前被遣送回马国引起轰动,连首相马哈迪也登船视察。这能算是新政府政绩的一部分吗?

不过,事后做出的宣布,肯定会让许多人失望,即该豪华游艇不会公开让大众参观,而是会被拍卖掉,款项用来帮助偿还高企的马国国债。

单是揭发前朝各种不按规矩的做法,新财政部长林冠英看来已忙得很。其中一项最新的揭发,是前朝推行的消费税,有近200亿令吉应退还的税款,竟被挪用到不知所踪,拿不出来交还给多缴了税款的纳税方。

目前国会下议院已决定取消的消费税,之所以引起民众高度反感,除了导致一些无良商家以消费税为借口,把商品大幅度、不成比例地“坐地起价”外,另外还有极度繁复的“先缴税款、后待退税”程序,让特别是许多中小商家难以应对,他们未能如大型商家聘请金融专家来设计避税套路,或有充裕资金来先缴税款。

那些被拖欠或要挟的中小商家,既没收到欠款或只收到很少,但又被逼先缴税款,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他们要向政府讨回税款,许多时候也被拖了许久,自然怒火中烧,这是他们集体反前朝政权的其中一个原因。

当下许多应退税款被揭发是被挪用了,新政府的头痛才刚开始,一方面要应对许多商家的“逆向追税”,另一方面又要从本已因国债高企而艰难的国库里想办法拨款出来还税,又要追讨失踪税款的下落。这是很考政治功夫与金融能力的苦差,在百日政绩单里一时不知应如何打分。

在法律与政制方面,希盟政府如其宣言里所承诺的,在国会下议院里快速废除上届国会解散前一晚强行通过的《反假新闻法令》,马国民众普遍认为这个法令是前朝政府用来钳制不利于国阵的言论。

然而,马国仍然实施有如《煽动法令》《印刷与出版法令》等,被认为也是钳制言论与新闻等自由的恶法。目前新政府与民众还处在“蜜月期”内,大多马国民众可能还没有大声批判新政府,不过以后批判的声量越来越大时,未能确保政府不会再次动用这些法律工具来粉饰太平。

当然也还有个更为迫切的政制上的隐忧,即马国的国会议案必须有上下两个议院通过,再经最高元首御准,方能成为法律。

因为马国之前长期由国阵执政,所以皆为受委的上议员,绝大多数都是国阵党籍的,下议院通过或未来即将通过的一些法案,在送呈上议院后,未必也会被国阵的大多数上议员通过。马国宪法是有条文规定,在经过几轮的上下议院“拉扯”后,法案最终也还是要遵循下议院的意愿而自动通过,但那要花上好一段时间。

许多选民极为没有耐心,即便他们约略知晓是国阵的上议员在阻扰,但那笔执政不力的账,还不知会算在哪一方头上。所以未来一段日子里,这上下议院之间如何磨合,是一出分量不小的戏。

马国许多华裔颇为关注的是华文独立中学,有别于马国官方教育制度的统考文凭,是否会如希盟竞选宣言所承诺般,受到新政府尽快承认。在马国念不受联邦政府津贴(但有些有受个别州政府津贴)、主要以华语或英语教学的独中生,其实只占整体华裔中学生的10%左右。

其他有念政府所津贴、主要以马来语教学、只有一课华语的所谓改制华文中学,也有念完全马来语教学的国民中学。但因独中向来被认为是捍卫与传承马国华裔文化与语文香火的堡垒,所以其统考文凭被马国联邦政府承认(即可以用来申请入读国立大学或成为公务员)与否,多年以来是一项举足轻重、足以影响华裔选票的政治课题。

虽然包括新加坡在内的多国大学早已接受统考文凭为入学标准之一,但种族极端主义气焰冲天的马国前朝政府,多年以来对于承认统考文凭却一直敷衍与拖延,只在临近大选时会虚与委蛇一番,来个什么“只剩最后一里路即承认”等的口号来争取华裔选票。

新任教育部长虽然在其他方面看来颇为开明,在此课题上也趋于保守,表示要花上五年来检讨是否应该承认统考文凭。不知华裔选民的耐心有否那么久,抑或到时也还是因失望而再次思变呢?

(作者是马来西亚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国际事务高级顾问)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