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庆荣:人才岂是全凭收入来衡量

没有人会否认,管理国事是一个繁复且任重道远的责任,关系到千万百姓的民生福祉。人类社会自有历史以来,王朝兴衰和国家盛败,如潮起潮落般,永远在反反复复的演变中,没有休止。然而,从过去的历史教训中所得,一个国家人民的生活是否幸福或艰辛,很关键的因素是仰赖于当权的执政者,是否有治世的才干与理念、过人的远见与担当、高洁的个人品格与爱民如子的责任心。

新加坡政府向来提倡高薪养廉的价值观念以及高薪索才的重拳政策,这样的做法也广为国际社会所知。然而,不可否认的,在取得许多新兴国家皆引颈期盼的骄人成绩的同时,新加坡超乎一般人想象的高薪政策,仍不免引起国内一般市井百姓的诟病微词,也引来一些海外媒体的褒贬论述。

在世道平顺之际,新加坡人多以包容不究之心处之,但这不代表一旦遇上风雨飘摇时,这个敏感的课题很有可能瞬间成为政治包袱。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最近对部长高薪的课题,发表了他的看法和论述。他说:“现在我们连一份得当的薪金也不敢支付给部长……那部长要从哪里来?从一年只有能力赚50万元的人当中挑选吗?要求50万元以上的就不录取?那你最终只会吸引到资质平平、在外头连100万都赚不到的人当部长。试想,到头来这对你有益,还是对我们来说更糟糕?”

当然,从新加坡过去几十年来的成功建设和政治稳定来看,不可否认,部长的高薪政策应该也是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因此虽然一般人民对于支付符合责任承担的偏高薪酬略有微词,却终究不会持有较大的异议。问题是,从目前一般工薪阶级的平均收入来看,对于老百姓而言,每年一百几十万的薪金收入肯定是天文数字。

试想看,社会上有多少也拥有相当学识的平常百姓,他们凭血汗工作或艰苦创业,收入却远不及部长俸禄的一成。因此,部长薪酬的课题持续成为百姓心中抹不去的阴影,而当局理应谨慎敏感,尽量避免无谓的刺激这一道敏感的神经。

很遗憾的,吴作栋对于人才的定义和任用,似乎过度强调了以个人高收入为遴选的标准。在他眼中,只有那些能赚取100万元的高管才是部长之才,而其他的统统都归类为平庸者,语意里不免稍带了某些程度的歧视与偏见,让人即使能理解他的忧国心怀,却仍不免感到有些沮丧与心理不适。

部长职务本来就是一个对人民负有责任的公职,比起一般只为追逐盈利的企业高管而言,它应该是一个包含了崇高政治理念,并为人民提供无私服务的官职。因此,若从政者不了解和接受这种崇高职务所必须具备的奉献意识的话,即使是赚100万元的高薪者,也不可能成为适当的人选。相反的,赚50万元薪资但却拥有服务热忱的人士,则未必都不是可取的部长人才。

过分地以金钱收入比重来划分人才,排拒真有能力者于门外,是令人沮丧的。

(作者曾在政府工程部门工作,现为退休人士)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