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汉钧:希盟执政百日

国际漫游

刚过去的星期五,马来西亚希望联盟执政联邦政府满100天。默迪卡民调中心的调查显示,三分之二的人给予新政府正面评价,71%认可首相马哈迪的表现。反对党则认为新政府不及格或勉强合格,伊斯兰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给了D等或30分的评价;马华公会署理总会长魏家祥给了50分。

民意调查和反对党人对新政府的评价大相径庭,可以理解。希盟政府还享受着执政蜜月期。马哈迪上台后即宣布调低消费税至零,后来又迅速在国会废除《消费税法》。被认为打压异议声音的《打假新闻法令》日前也经国会废除。其他已宣布陆续将废除或检讨的法律,还有《国家安全罪行法令》《煽动法令》《大专法令》《印刷及出版法令》等。

财政部长林冠英每隔几天揭弊一次,对前首相纳吉穷追猛打,但追究纳吉法律责任的各项司法程序还未有明显进展。总检察署目前只拿金额4200万令吉的SRC国际公司腐败案起诉纳吉,希盟选前猛批的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腐败案规模更大,但至今没有进展。老百姓看到警察从高级公寓搜出超级名牌包,但也没了下文。对于刘特佐,希盟政府依然拿他没辙。尽管如此,希盟政府目前落实的承诺,已足以让老百姓乐开怀。

希盟政府通过揭弊、废除一些前朝法律、发放政策恩惠等,来满足支持者,但它必须解决一些棘手问题,尤其是政治和司法方面的改革。目前看来,实际权力集中在马哈迪手中。林冠英被认为是没有实权的财长。过去财政部负责制定经济政策,如今分散到经济部、国家元老精英委员会和首相署,财长只负责“算钱”。马哈迪出任国库控股主席,林冠英却不在董事局内,无法掌握国家投资臂膀的运作情况。而马哈迪和阿兹敏加入董事局,违反了竞选宣言中政治人物远离公共投资机构的承诺。首相高度集权是马哈迪首创,纳吉时代达到高峰,也是选民抛弃国阵的原因之一。马哈迪靠政治改革的承诺上台,却没有展现政治改革的意愿。

老百姓期望希盟政府提升国家竞争力,马哈迪却要搞国产车3.0,让许多人大跌眼镜。国产车宝腾(前称普腾)由马哈迪一手建立,竞争力有限,市场占有率低,债务累累,以致纳吉把它卖给中国吉利汽车。马哈迪一方面不断高呼国债沉重,另一方面又想投入资源再搞国产车,明显自相矛盾。当前国际汽车工业进入高科技研发阶段,若再启动国产车工业,马国下一代将承担更重的国债。

承认华文独立中学和统考文凭是希盟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希盟在竞选宣言作出这项承诺,上台后却发现要说服马来选民非常不容易。因此,教育部长马智礼被迫承诺“五年内全面研究承认统考”。换言之,这五年内不会兑现承诺。

正如笔者在前作《承认统考文凭是“非课题”》(2018年4月15日《早报星期天》)中所说,承认统考文凭作为选举课题已炒不热,因为统考文凭受到多国官方认可,独中毕业生的升学出路广阔。不过,政客都以为这是争取华人选票的妙招,没想到这是解不开的枷锁,因为涉及国家语言与教育政策独尊马来文的问题。

朋友群当中对承认统考文凭并不太在意,他们更在意希盟政府改变马国在种族和政治方面的沉疴宿疾。

(作者是本报评论员 nghk@sph.com.sg)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