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最新加坡的配套

李显龙总理在今年度国庆群众大会上的演说重点,总结一句是过去几年所实施的利民政策的提升版、加强版。我们也可以更清楚地看到政府施政的特色,那就是任何重大政策提出时,总会为政策的未来发展埋下伏笔,让政策有调整的空间。

四大宣布、三大措施,涵盖所及,抒解人民对组屋的更新换代和保值、对医疗费负担等等的疑虑,以及加强国人对国家的自豪感等等。民间还须要把个人的利益放在其中,才能更准确地评估政策的初衷和目的。

扩大家居改进计划(HIP),把在1987年至1997年之间建成的组屋也纳入其中。10年之后,已经过一次翻新,屋龄达六七十年的约23万户组屋,还有第二次翻新机会。屋龄70而未被列入选择性整体重建计划的组屋,屋主将来可在自愿提早重建计划下,投票表决是否把组屋卖回给政府,让政府收回土地重新发展。

不同名目的翻新、重建和重新发展,目的是防止99年屋契的组屋价值,随着屋龄的增长而化为乌有。有关改善组屋的系列新措施,关键词是“选择”两个字,组屋居民的选择是很明显。然而,着眼长远的政策的一个遗憾是未来的一代面临选择时,未必了解政府今天规划的初衷,而会提出更多的质疑。就像现在不少人质疑组屋的99年契约,而忽略了新加坡本来就土地稀缺,土地所有权也必须轮转,让后世人也都能在这个小岛国安居乐业。

在医疗负担方面,社保援助计划 (CHAS)的覆盖范围,扩大至所有慢性疾病病人,受众获得的不同优待与其收入挂钩。自2012年推出以来,CHAS卡为低收入国人起着防身的作用。根据卫生部所公布的最新数据,政府去年通过社保援助计划,为约65万名国人提供1亿5400万元的津贴,比2012年推出计划时所提供的津贴,足足多出九倍以上。

去年共有约18万1000名持有CHAS卡的病人,因各种慢性疾病求医受惠。根据CHAS网站上的资料,目前共有21种疾病被列入CHAS慢性疾病名单内,其中包括糖尿病、高血压、骨质疏松症、哮喘等。政府在这方面的津贴开销迅速增加,现行计划开放给所有慢性病患的国人之后,社保援助计划的运作已向新加坡特色的福利制度迈进一步。

“立国一代配套”惠及的国人估计有50万人,比“建国一代配套”覆盖下的人数还多出几万人。在此配套下,60多岁的国人可以享受门诊津贴、保健储蓄户头定期获得填补、终身健保保费也会得到津贴。除此之外,是否还会有其他甜头,有待详情的公布。

现代人的人生阶段,60岁是个健康拐点,许多人60岁之前拼命为自己赚钱,60岁以后为医生赚钱,“立国配套”志在为60岁后的国人减轻保健开销。由于医学的发达,人们的潜在健康问题,延迟到60岁才开始凸显。常见常听不少人60岁一退休不久,各种疾病就上门来拜会。因此,有些人得出结论说,不可以“太早”退休,或者应该退而不休。

但我们也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正由于数十年时间专注于工作上,而忽略照顾健康,退休正应该是调整生活习惯的时候。政府鼓励国人把工作年龄延长到65岁或67岁,只从经济角度考量,却没有很好地考虑到,国人若普遍把工龄延长多几年,对国家医疗体系负担的影响。

制定个人保健计划更重要

四年前,政府推出建国一代配套,拨出80亿元设建国一代基金,在未来至少20年为45万名建国一代提供医疗津贴等配套。从过去的数据来看,牙医医疗方面的开销是重头戏。“立国一代”所享受到的医疗照顾将不如“建国一代”,所以,制定个人的保健计划,自我保重仍是最佳的配套。

新加坡在建国初期,一切政策环绕着经济建设的主题,只有能力提供基本教育和住屋,对于社会的不平等现象无暇顾及,福利津贴甚微。当年国家在各方面都很落后,起点低,单靠经济发展就能显著带动社会各方面的进展,改善所有人的生活。

进入“立国时期”的70、80年代,经济蓬勃,国库充实了,政府“有钱了”,人民要求更多的津贴、补贴,甚至提出一些医疗免费的要求。这时候,政府又以西方福利制度的陷阱来自我警惕,极力抗拒以福利博选票的诱惑。

90年代以来,社会贫富差距逐渐扩大,低层收入者对生活压力感觉最深刻。他们的孩子处于落后的起跑线上,社会不平等现象开始凸显,社会流动性受到影响,于是焉,政府把援助重点转向低层收入者。

进入21世纪,新加坡已是中产阶层的社会,他们要更好更保值的组屋,医疗负担能力要赶上医疗成本,生活素质要不断提升。政府面临建国以来最严峻的“民生问题”,这是不同水平上的问题。今天政府所提供的种种援助、津贴、回扣、补贴,已经远远超过三十年前所抗拒的社会福利。

政府以不同的论述来推行“建国一代配套”“立国一代配套”、社保计划、就业奖励、公积金户头填补等等,新加坡事实上已在不断完善一套具新加坡色彩的社会政策。确保平等、公正,政策上要尽量做到包容性强,又不会削弱国家的整体竞争力。与此同时,还要兼顾新加坡人不会成为只会向政府提出种种要求,而忽略了个人的义务。

培养国民对国家的认同,种种津贴、补贴、配套能起一定的作用,但认同感方面还需要更多非物质方面的精神营养。所以,李总理把小贩中心“申遗”当作“好消息”隆重宣布,为社会增添一有趣话题,上网站表达支持的国人已突破百万。

这项申遗,在马来西亚网上引起一阵涟漪,他们不外是以为新加坡民间的美食比不上马国,人们可以感到他们的一丝不服气。马来西亚美食也确实为新加坡人所爱,许多国人喜欢驾车游北上马来半岛,主要是到沿途所经的小城镇的馆子、咖啡店寻找美食。新加坡人一般都知道马来半岛好吃的东西不在他们的小贩中心,这是两地小贩中心不同之处。

新加坡小贩中心可以看到多元种族的色彩,不同种族和不同信仰者经营的摊贩在同一屋檐下,彼此尊重各自生活的空间,这才是新加坡小贩中心“申遗”的最大卖点。小贩中心既然被视为我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不论将来申遗成功与否,它们已在新加坡的社会政策配套中被赋予平衡生活费,展示社会平等的角色。

政府以不同的论述来推行“建国一代配套”“立国一代配套”、社保计划、就业奖励、公积金户头填补等等,新加坡事实上已在不断完善一套具新加坡色彩的社会政策,确保平等、公正,政策上要尽量做到包容性强,又不会削弱国家的整体竞争力。与此同时,还要兼顾新加坡人不会成为只会向政府提出种种要求,而忽略了个人的义务。

(作者是本报特约评论员)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