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云舟:申遗为哪桩

为了美食好不好吃、正不正宗,新马网民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虽然说这份把面子看得比面饼还重的执着,真让人看了啼笑皆非,但从小贩文化申遗所引起的反弹,也可以看出众人对于“小贩文化”的定义和概念,以及小贩文化的根本仍然意识模糊。

李显龙总理一周前在国庆群众大会上宣布,要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请,将我国小贩文化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消息在马来西亚媒体平台上传开后,引起马国网民贴文回应,指新加坡没资格申遗,理由是新加坡小贩水平不高,也缺乏特色。马国名厨Chef Wan更指新加坡的小贩中心千篇一律,空有光鲜外表但是食物淡然无味。

会有这样的反弹,背后原因不难理解。新马原是一家,美食选择再多元化也属“同宗”,新加坡如果有小贩文化,那马国一定也有,哪有新加坡独自申遗、把美名占尽,马国却没有份的道理?

不过美食只是小贩文化的组成部分,并不是全部。政府在申遗的介绍资料中指,小贩文化的特色,包括在同一个屋檐下展现我国各族的饮食传统、不同阶层的“社区饭厅”,以及传承和守护本地美食。

然而这就算是真正独属新加坡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了吗?或许能用这样的逆向思路做个参照:外国友人来到新加坡,接触小贩文化后,对它留下的是什么印象?

如果是“食物很好吃”,那小贩文化就被误解成了美食文化,对于其他国家和地区同样色味俱佳的佳肴肯定不公平。如果是小贩中心本身,那显然又不符合“非物质”的定义。

也有学者说小贩文化标志着多元文化融合,以及社会包容的精神,不过这么一来,却显得应该拿多元文化价值观去申遗,小贩文化只成了载体。

那么小贩文化究竟独特在哪里?它更像是这些元素夹杂在一起而产生的社区精神面貌。虽然小贩中心是本地特有的社区建筑,但就如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所说,当不同文化的食物被放到同一屋檐下,以它们原有的形态和特征传承下去,这就构成了小贩文化的核心。

世界上大概没有其他地方,以汇集社会、服务社会的方式,传承多个不同文化源流的烹饪手艺。就这一点而论,申遗确实有其意义和价值,因为它既从现实层面让小贩行业更受重视,也从人文层面让多元文化价值观得到宣扬。

也正因如此,申遗不能也不应是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工程,否则将真的如外国友人所说,兴师动众只凸显嚣张和不自信,申遗纯粹是为了作秀。

这样的反弹也让我们躬身自省,反思申遗的动机和意义。看待批评声音的心态大致有三种:其一、自恃清高地反驳批评者“妒忌心作祟”;其二、认为自己的小贩文化举世无双,他人如果认为自己也有相同文化,也可以自行申遗,互不相干;其三,也是最难做到的,就是各国所主张的小贩文化,如果彼此有互通之处,甚至可以考虑另立项目联合申遗。毕竟文化不分国界,集众人之力彰显文化多元性,甚至有助推动区域整合。

申遗本身只是形式,文化的通性才是它的可贵之处,应起到团结而不是制造对立的作用。如果因申遗而使得“斗嘴文化”盖过申遗本身,那才真是贻笑大方了。

(作者是新闻中心记者 yznam@sph.com.sg)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