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惟诚:安华任相之路难行

作为马来西亚最大的执政党,人民公正党在马国政坛中可说是风波不断。撇开现有激烈的党内派系斗争不说,其在上个周末正式开跑的党选,出现数场暴力事件,所采用的电子投票系统,也出现一箩筐技术问题,导致数个州属的党选被迫展延,令马国朝野哗然。

党领导层事后虽及时作出回应,但当中的解释却很简单,即将其归咎于党员激增,原有的系统不胜负荷,再加上党选委员不熟悉系统的操作,才会令该党陷入如此尴尬的境地。

显然,这是台面上的话。公正党党员激增是事实,因为在入主布城后的四个月内,该党即接纳了超过35万名新党员,让其党员总数暴增一倍至近90万。这个账面上的总数,已超越了历史更为悠久的民主行动党和伊斯兰党;而公正党目前所采用的电子投票系统,是在大选前由该党自行设计、研发的,所以系统因投票人数突然暴增,进而运转过量、瘫痪,也在情理之中,只能怪党选委会考虑不周、系统有待改进,以及操作人员训练不足。

至于台面下,自然是该党剪不断,理还乱的山头主义和党纪问题。公正党在党选过程中出现暴力事件,其实已是常态。远的不说,过去两届党选(即2010年和2014年),不都是在殴斗、丢椅子、摔投票箱的喧闹声中度过的?当时的党领导层还解释,这些滋事者都是新党员或非党员,为国阵派来捣乱的爪牙,所以经常都会内部处理,未有追究责任、整顿党纪,导致派系斗争不为党高层所限,再加上党魁旺阿兹莎在过去无法解决党争,令派系成为公正党根深蒂固的软肋。

在这背景下,本次党选所酿成的暴力事件,实际上已在包括党内人士在内的许多人意料之内,和电子投票没直接关系。因为当中呈现出了更大的隐忧,即代表经济部长阿兹敏的“亲马哈迪派”和代表党副主席拉菲兹的“亲安华派”之间的权势斗争的升级。

当然,作为马国国会的第一大党,公正党可说是近期扩展最快的政党,其在本届大选中所得议席是上届大选的36%,比曾是马国最大在野党的民行党9%席次增长的表现更为优异,在得势的前提下,各派内斗自然会演得更烈。

然而,不可忽略的是,这股已经白热化的“马·安”派系斗争,足以影响着其候任党主席安华的任相之路。希盟在执政布城后,已制定了为期两年的“马·安”交接路线,但首相马哈迪重用不受公正党推荐,且在过去一直展现更大政治野心的阿兹敏。从民联时期的“加影行动”到民联崩解时期的“挺伊(党)派”,阿兹敏给党员的感觉并不踏实,因此很快就被党内标榜为挺马哈迪派,尽管他本身不承认,不过其政治倾向在很多时候确实和安华有分歧。

反之,作为2014年“加影行动”和近期即将展开的波德申补选的设计者,拉菲兹对安华一直都很忠心,其对阿兹敏向来极为防备,在得悉后者受马哈迪重用,又有意捍卫党署理主席,为免其暗地里协助马哈迪干扰安华在两年后出任第八任首相的安排,而摆出了自己的团队高调参选署理,将剑指阿兹敏的阵势展现得一览无余,直接向党外传达他势必要在党选中斗倒阿兹敏的讯息。所以,此次公正党的派系斗争和过去不同,两派已经撕破脸,显然已没有回头路。

在阿兹敏和拉菲兹的署理之争中,两造各有优劣势。前者掌握政府资源、地方势力强大,但缺乏党内外安华支持者的信任,基层支持率远比后者逊色,所以两者谁的胜算较高,至今仍难以决断。但有一样可以肯定的,就是若拉菲兹在这场党选中败阵,他并不会善罢甘休,反之会持续在党内攻击阿兹敏,令公正党永无宁日;若拉菲兹胜选,则他也必将展开党内清扫,根除阿兹敏的党内“马哈迪势力”,而这将会迫使阿兹敏一派出走,令公正党走向分裂。

在这两种结局内,又会怎么影响安华的任相之路?安华要赢得波德申补选看似已无悬念,所以借助补选进入国会已是肯定的事,但党选为安华带来了两个隐忧:其一,无论本次党选的结局如何,除非阿兹敏或拉菲兹最后都甘于平凡,不然公正党的分裂看似难以避免;除非马哈迪真心要退位,不然公正党此次的党争和之后的分裂,必将给予马哈迪政府口实而拒绝退位,为安华的任相之路增添更大的难关。

其二,阿兹敏若真的在党内失意,其绝对有能力自立门户。以目前朝野多党议席相近的情况,若真走到这步,执政联盟届时有可能会重新洗牌。安华在这种局势之下,未必能够如愿接任相位,甚至也有可能连现任副首相旺阿兹莎都会被排除在政府的权力核心之外。

显然,公正党此次的党争所突显出来的意义和讯息,是值得希盟领袖注意的,因为若任由党争像现在这样毫不受控地发展下去,只会令安华的任相之路,更为难行。

(作者是马来西亚时事评论员、拉曼大学国际研究中心研究员、新闻与政治学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