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约瑟夫·E·施蒂格利茨:美国中期选举的民意与金钱之争

订户

字体大小:

美国的选民会否宣告,特朗普其实并非美国精神的代表?他们会否摒弃他的种族主义、厌女主义、本土主义和保护主义?他们会否说他那种抵制国际法治的“美国优先”理念,不是美国所要捍卫的?又或者他们会明确表示,特朗普的胜利并不是一个推举出一名有缺陷被提名人的共和党初选,与一个产生了特朗普理想对手的民主党初选共同造就的历史意外?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