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萌:所谓大学

盲目追求一纸大学文凭的弊端早已显现,大家身边应该不乏大学毕业后没有学以致用的人。有些是为了追求梦想做别的,也有的只是浑浑噩噩打一份工。

我还记得在本地大学念工程系的时候,最大的文化震荡不是突然间多了自由,或者学习方式更加自主,而是每个星期为了交功课而烦恼。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