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一角

订户

字体大小:

满面皱纹锡山已憔悴,没入潭水一盆似明镜。

无线电塔探入云端,轻声诉说无限惦念。

海希德自然公园前身有过轰轰烈烈的半个多世纪。丹麦工程师相中武吉知马山脚凿山采石,撷取花岗岩用于盖楼铺路。日英炮辎士卒一度短兵相接,但所有嘭嘣爆破已随绿宝汽水停产,火车呼啸不再而归于沉寂,只待亲山的人儿,来踏青。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