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鹏飞:一个巴掌拍不响

保姆的两难就在于,孩子终究要长大,之后也就无需过去的那种照顾方式。然而保姆国家却可能形成一种惯性,一边是政府始终放不下,把人民当长不大的孩子,另一边则是人民一有困难或要求,想当然地找政府解决。

农历新年期间,陆续在手机聊天群收到过节的信息,其中一则是某选区的庆祝活动,跟牛车水的官方仪式一样,现场同时放了好几串红鞭炮,非常有过年气氛。我在群里以开玩笑的语气写了“州官放火”,立即引起不少赞同。尽管不是完全没道理,这个评语当然也简化了问题。现有法律是禁止放鞭炮的,反对者认为这削弱了过年气氛。可是不难想象,一旦解禁,如果出现因乱放鞭炮而发生的火患,或者邻居之间为噪音而反目,或由此而起的其他纷争,根据现有的社会行为模式,要求政府出面禁止的民间呼声几乎必定出现,而且结果大概不会让人意外。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