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局外人”的政治革命

(共和)精英民主也是一份责任。西方之所以实行“代议民主”制度,一方面是因为直接民主的困难,另一方面也假定这些代表所承担的政治责任。而“一人一票”产生的政治人物的性质发生了变化。一方面,就民主而言,的确更加民主了;另一方面,所选举出来的政治人物的责任感也变得模糊起来。民意变成所有政治权力的基础,但谁的民意呢?有没有恒定的民意?就经验而言,很难要求普通老百姓具有长远利益观,大部分人只有眼前利益。更重要的是,民意是分化的,民主意味着要体现大部分人的民意,但也意味着要保障少部分人的民意。这些理论上很具有道德感,但如何体现在具体的制度上呢?实际上,很多民主的理想和为实现这些理想而设计的制度很难具有操作性。因此,在实践层面,民主演变成分化政治,或者说,民主政治变成政治人物分化老百姓的最有效工具。

社交媒体削弱政党重要性

互联网尤其是社交媒体的出现,更是把大众民主推向了极端。社交媒体赋权社会上每一个成员一个表现平台,人人有话筒、人人有道具、人人有展现才艺的空间。泽连斯基团队表示,他们什么都没有,就只有一个互联网平台。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