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赟:传统也须受现代文明洗礼

我一直较为保守传统,比如我并不像很多当代人那样排斥中医。我自三岁时得哮喘,绵延数十年,而西医能给的就是各类激素、喷剂,后来还是靠中医、新加坡良好的空气与温和的气候,让我渐渐得以康复。

另一件小事也让我对中医刮目相看,我女儿从小有极严重的湿疹,夏天时严重到手脚溃烂,四岁全家搬到新加坡这个炎夏之地后,雪上加霜。去看西医,就是抹各种激素药膏,直到我们发现所涂抹之处肤色已经发生变异后,吓得不敢再用了。结果偶有中医师提到,去药店买几毛钱的苦参,回去煮煮水给她洗洗即可。一试之后,多年困扰竟迎刃而解。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中医 象牙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