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武汉肺炎最新报道

韩咏梅:朋友的道义

订户

字体大小:

我们再次站在一个历史交汇点,在这个看似危机四伏的时候,也是更新与巩固互信的最佳时刻。不论争执的哪一方,如果希望作为双方朋友的国家继续扮演有建设性的中间人,至少不能侵犯朋友的安全,那是身为朋友的基本道义。

《新英200年》(200 Years of Singapore and The United Kingdom)一书主编许通美教授和几位作者前个星期五在新加坡书展上进行了一场座谈。

许教授认为英国是所有殖民宗主国中“最不糟糕”的,殖民地政府在新加坡留下法制,且英语后来在世界上也比法语、荷兰语等更为普遍,让新加坡可以快速与国际接轨。但是,英国人按种族和语言分阶层,白人地位最高、欧亚裔次之,而占多数的华人、马来人和印度人只能算三等公民。而且在殖民地生活的人不能和住在英国的公民享有同样的政治自由,英国在这里的管理者享有绝对权力。

严重的不公平,让新加坡人在努力争取自治后,意识到不能被任何人奴役,必须捍卫公民自决。

同一个晚上香格里拉对话开幕,李显龙总理在主题演讲中说:“诸如新加坡这般的小国能力有限,无法影响大国的决策,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完全任人支配。”

这些高度概括了新加坡的原则与性格,半个世纪以来新加坡在外交上始终保持不偏不倚的态度,即使必须为此承受巨大的压力,甚至短期内会付出一些代价,只要大局没有改变,这个在世界浪潮中颠簸前进的小国,始终坚持中庸立场,维护自己得以生存下来的关键条件。

本区域中小型国家在过去一百年里,对大国的施压并不陌生。冷战时代的政治意识形态斗争,把东南亚国家分成共产主义与非共产主义的不同阵营,在各国内部也制造分裂。这段历史还记忆犹新,如今我们又要被卷入一场科技引起的斗争之中。

美国几乎全面封杀华为之后,世界突然必须在“华为”和“非华为”的两个阵营里选边站。科技本来是用来改善生活的,但是现在科技潜在的巨大控制力被大国当成武器。这一来全球通过科学技术的进步享受到的增长红利迅速消减,更严重的是现代科技提供的互联互通性,被不同阵营的壁垒阻截,明里大家互不沟通,暗里则相互窃取机密,最后各国把最多的精力和最精明的头脑都放在防守和黑客技术上,那是一场没有创造力的零和游戏。

中美走到今天,几乎来到临界点。特朗普在贸易上的鹰派姿态只是表面原因,深一层的原因是因为美国和盟友在5G科技上看来已经被中国大幅超越,如果全球大部分国家都坐上了中国的5G快车,美国担心世界发展的掌控权会交到他们认为不够开放的中国手上。

这种顾虑是可以想象的,因为中国近10年来在科技和互联网方面取得巨大的进步,但是它最被人诟病的地方就是在内部编织一张巨大的保护网。不必等到中美真的把世界分成两个阵营,只要你今天到中国去,发现在新加坡开的支付宝户头不能在阿里巴巴开的盒马鲜生付款,你就能想象世界两极化后情况会多糟糕。

更深一层的原因,在于美国的舆论和知识界也开始不能认同中国,而这远远超越了物质层面的冲突。外国商人在中国经营面临诸多限制,而中国商人却可在世界各地自由经商。美国商界那些原本支持中国经济发展的开放派在屡碰钉子后也变得保守起来,知识界对中国的姿态也转硬。

一向来支持全球化的《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在5月22日的专栏中说:“我一个在中国工作的商人朋友近来跟我说,特朗普也许不是美国理应得到的美国总统,但肯定是中国活该碰到的美国总统。”

弗里德曼在美国被认为是最能够洞悉新闻事件背后意义的评论员,他的观察反映出连中庸的美国人也开始对中国的不够开放显得不耐烦。不过事情还没有到绝望的地步,因为弗里德曼在本月6日的专栏中说,希望中美领导人和贸易谈判代表在一个周末找个地方聚一下,不对媒体开放、不许发推文,尝试对主宰两国未来关系的基本贸易和地缘政治问题达成共识。他还建议他们在新加坡会面,而且提议由李显龙总理当协调者。弗里德曼提新加坡,相信是对我国领袖在香会上对中美纠纷不偏不倚的立场的准确观察。

身为新加坡人,我更关心的是在充满火药味的争斗场上,是双方朋友而又坚持不选边的我们,能不能全身进退?

最关键的我想还是让交锋的双方清楚明白我们捍卫自身利益的决心,在希望我们做个公道的中立方时,理解我们关注的核心,那就是“安全”。正如1978年邓小平访问东南亚希望各国支持中国对抗苏联的时候,建国总理李光耀很坦诚地告诉他,大家惧怕的不是苏联,而是支持共产主义武装叛乱的中国。邓小平回国后不久,中国就不再支持马来亚共产党的长沙电台。当年两位领导为新中两国坦诚交往的关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如今“安全”问题也涵盖网络安全,过去几年我国经历的几次重大网络袭击,袭击者是有政府背景的黑客组织。虽然我国政府不便指出是哪一些国家的政府,但是业界都很清楚有能力发动这类大规模袭击的不出几个国家。

我们再次站在一个历史交汇点,在这个看似危机四伏的时候,也是更新与巩固互信的最佳时刻。不论争执的哪一方,如果希望作为双方朋友的国家继续扮演有建设性的中间人,至少不能侵犯朋友的安全,那是身为朋友的基本道义。

(作者是华文媒体集团新闻中心总编辑 hanym@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