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向骏:墨西哥让特朗普再次伟大?

订户

字体大小:

哈佛大学皮帕·诺里斯(Pippa Norris)和密歇根大学罗纳德·英格哈特(Ronald Inglehart)去年底共同出版的《文化反击和民粹兴起》(Cultural Backlash and the Rise of Populism: Trump, Brexit, and the Rise of Authoritarianism Populism)一书中指出,早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之前就存在的文化因素,是滋生新一轮民粹主义非常重要的沃土。在与外来劳动力竞争中失业的美国选民,往往会非常支持特朗普,而在上世纪70年代的文化战争中失去地位的年长白人男性群体也是如此。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