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一角

在黄金一里路的尽头

一双石狮 曾经坐镇桥头两端

怒把穷乡僻壤的悲歌

涤净深埋 加冷河床的泥沼

取名独立桥 不是说好要唤起百姓

驱走那陈腐的洋风败政

但如今上面躺的 

是条以殖民地总督为名的大道

你好,尼诰,一路走好

(文/朱立新 摄影/陈斌勤)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