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鱼”与“熊掌”的选择困境

近数十年来,对很多发展中国家和地区来说,人们面临的是一个全方位发达的西方。西方所有的一切,包括经济自由、政治民主、社会福利等等,一切都令人向往,希望自己的国家也可以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得到所有这一切。于是,在很多人的概念里,似乎所有好的东西都可以同时出现和同时得到。

如果考察一下这数十年发生在西方和非西方国家的社会抗议运动,人们不难发现,有一个巨大的差别,那就是,在西方国家,社会抗议运动的目的往往是具体的利益,更多的权利;而在非西方国家,社会抗议目的更多的是抽象的价值,尤其是民主、自由和人权。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