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郑浩:香港难为“整体利益受损”买单

订户
香港社会因香港政府年初启动《逃犯条例》等两个本地法律修订引发持续动荡。(彭博社)

字体大小:

香港社会因香港政府年初启动《逃犯条例》等两个本地法律修订引发持续动荡。进入6月中,尽管港府宣布修订提案已经“寿终正寝”,但港府的主动退让不仅无法平抚社会不满情绪,相反,几乎每次集会游行最终都会演变成街头暴力。部分极端反对派人士更罔顾法律,有组织、有计划占领立法会、包围警察总署、冲击中联办,且连续发动所谓“光复行动”“不合作运动”,在全港范围内进行遍地开花式抗争,试图迫使政府接纳反对派提出的“五大诉求”。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