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梁海彬:多元的殖民论述

字体大小:

侵晓窥语

1788年,11艘载了英国囚犯的舰队登陆澳大利亚,开始了英国殖民澳大利亚的历史。澳洲原住民有着至少4万年的历史,土地上有500余部落、300种语言。然而,英国第一舰队却以“无主之地”(terra nullius)占领了澳洲。

殖民行为让原住民失去了土地,还引进天花、流感、麻疹等;加上有规模的屠杀,使得原住民从至少35万锐减至6万人。19世纪末,当局强迫原住民与白人通婚;二战以后实施的“同化政策”将大批混血儿送入训练营、白人寄养家庭,切断了他们与原生文化的语言与文化联系……这一切都给原住民造成了永不可磨灭的集体创伤。

“澳大利亚日”本是国庆日,纪念英国人抵达澳洲。经过漫长的挣扎,澳大利亚日才渐渐不限于“纪念”殖民统治。原住民会聚集进行“哀悼日”“生存日”“入侵日”活动,每一年的1月26日都成了澳大利亚人重审“殖民”的机会。今年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就接获一位小女孩寄来的手写信,信中要求当局更改澳大利亚日的日期,提到“这是原住民感到悲伤的一天,我认为这样不对……因为这像是在庆祝我们对原住民进行过的大杀戮”。

澳大利亚对自己的殖民历史开始有了多元的视角,形成更为复杂的殖民论述,这是可贵的。因为小至个人,大至国家历史,当任何论述变得单一,将会造成严重的误解。

我们对新加坡的殖民是如何论述的?南非西开普省前省长海伦·齐勒(Helen Zille)去年3月访新后,在推特上发表想法,认为英殖民管治并非只有负面影响,而新加坡正是一例。她写道:“如果没有殖民的影响,我们能有专业健康照护和医疗改革吗?拜托,诚实一点吧。”当然,言论发表后,她就为其“殖民主义未必不好”的言论道歉,因为南非的殖民历史,有着殖民统治所带来的种族歧视和种族隔离的历史伤害。

新加坡确实享受着殖民史所带来的经济繁荣,但如果以偏概全,就忽视了历史本身含有的多面性和复杂性。当我们正视殖民统治给新加坡实施的自由港政策,我们也必须承认殖民者曾设立鸦片精炼工厂,让新加坡成为向中国倾销鸦片的中转站。当我们正视新加坡在殖民影响下的经济繁荣,也必须正视我们在历史上确实有过长期、艰辛的反殖民运动,才成就了今天的建国和独立……

我们当然不应该因为在殖民统治下获利,就忽视“殖民”本身蕴含的侵略本质和权力运作。莱佛士登陆新加坡并没有引发血战,但是在1812年,他曾经率领英国军队攻打日惹(印度尼西亚),洗劫并焚毁王宫……

我们的历史都是结合了不同故事的交集。把历史复杂化,并不是要评论功过,而是能够让我们不会以偏概全地为某人、某事、某个族群、某个国家产生单一形象,产生偏见,作出错误结论。

今年是开埠200年,我们要有什么样的殖民论述?是“庆祝”“纪念”“批判”殖民行为?是从社会各阶层的人们(官方、知识分子、艺术工作者、民间团体、不同族群等)的视角构成多元论述,还是只选其一二视角,为殖民者盖棺定论?在我们享受着殖民统治所带来的利益之际,我们能否打开空间,也关注曾被殖民统治者以暴力相待的群体?

130年前,雕塑师伍尔纳(Thomas Woolner)雕塑了莱佛士的铜像,铜像脚下踩着一幅马来半岛的地图——这是殖民者的论述。130年后,我们希望建构/重塑/挖掘什么样的历史论述,从而展望什么样的未来?我们当然需要答案……但发掘更多问题,或许就是今年反思“殖民”的意义。

(作者是剧场工作者/文字工作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