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伟曼:制度传承不能只靠“暂时顶”

传承之所以难,主要因为它本质上违背人性,一个创始人一般凭着自己的智慧与努力去把企业做大后,在其职业生涯最后能否放手,往往是关键。

“人称暂时顶,他在波东巴西一顶就是六届。”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