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惜薇:说什么的政治判断

订户

字体大小:

显微镜

“我知道它不受欢迎,事实上你们当中也有很多人叫我不要再谈了,说大选要来了。但如果我不提,反对党也会提,那直接从我这边听到比较好。”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在人民行动党65周年党大会及常年服务颁奖典礼上如是说道,一语道破临近大选还大谈即将提高消费税的原因。

李显龙总理也在大会上提这个课题,以此说明自己不会把责任推卸给下一代。

执政党若再获人民委托,就会上调消费税,这是反对党及其支持者在竞选期间,经常重复的论述。所以上两届大选竞选期间,执政党政要都不得不澄清无意在选后加税。

然此一时彼一时,人口老龄化等现象,令政府不再能够像过去般斩钉截铁地说不必调高税务。行动党趁大选前的誓师大会,向白衣人阐明立场,并宣布会在明年预算案中透露援助配套细节,可谓先发制人。

相对耐人寻味的是,李总理怎会重提保留总统选举制?毕竟在两年前修宪,以确保每隔一段时间,就有少数种族能够当选总统的做法,已逐渐被人所淡忘。

按他的说法,种族、语文和宗教所构成的断层线并没有完全消失,必须不断加强支撑多元种族和宗教社会的架构和制度;推出保留总统选举制是其中一个做法,哪怕那会导致行动党在政治上失分。

但即便经过两年时间的洗礼,以及多位政要的轮番解释,当年已下结论者,恐怕仍认为修宪是政治手段,旨在让执政党所认同的人当选总统,跟确保种族和谐并没有太直接的关系。

再来看看行动党大会所触及的第三个争议课题,也就是围绕阿裕尼—后港市镇会(AHTC)的管理。

王瑞杰在党大会的前几天,在国会上提出“诚信动议”,以高庭的判决为主要依据,指刘程强和林瑞莲二人在管理市镇会时不诚实、有违受托责任,呼吁他们回避市镇会财政事务。他显然是要向行动党基层党员重申立场,为第四代领导团队重诚信和透明度的领导方式定调。

可以这么说,他和李总理都希望延续白衣人“知其不可而为之”“严于律己”的作风,争取人民的信任与支持。商业与公共政策研究公司黑箱研究(Blackbox Research)9月份针对889名合格选民展开的调查结果,有助我们诠释两人在这方面的坚持。

调查显示,不论男女选民都表示,生活费上涨会是左右他们选票的关键因素,其整体得票率有25%,完全符合民生课题在每届大选中都最受关注的惯例。排在那之后的是有13%选择“谁最适合治理国家”,而并列第三的考量则是政府问责和行动党第四代领导人及他们的竞选表现,有8%的人重视这两个因素。

更值得关注的是,未满25岁者最优先的考虑是谁最适合治理国家,其次才是生活费上涨。

这样看来,政党如何争取国人信任,让国人相信他们是最适合治理国家的,会是吸引游离选票的关键。第四代领导人的表现,也是下来备受关注的。

这边厢,贸工部长陈振声驳斥社交媒体假信息,指出新加坡与印度签署的全面经济合作协定,并没有让印度公民无条件进入我国或享有移民我国的特权;另一边厢,交通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蓝彬明医生积极处理人行道电板车禁令所造成的反弹。

新移民课题不能再次成为选战的箭靶;可分化社会并导致民粹主义抬头的民愤,也不能在这蕞尔小国里滋生,第四代领导团队要展示的,正是处理新旧议题的睿智。 

(作者是新闻中心采访副主任(政治)hosb@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