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孙松清:为典藏作脚注

订户

字体大小:

不仅仅是一池荷花,就连平日常见的蔬果竹篓,前辈画家张荔英的画笔总能将它们勾勒得灵动脱俗。看过她画里的马来西亚国父东姑阿都拉曼,也见过她笔下的吉隆坡占美回教堂(Masjid Jamek),余孤陋寡闻,不晓得她在1950年代初期短暂逗留槟城的那几年,还曾醉心于马来文化——在新加坡国家美术馆的圆廊图书馆暨档案馆(Rotunda Library & Archive)的展示橱柜里,就陈列着她的一本马来文字典、一张马来语文证书,比邻的还有一本《古兰经》;而与画家、诗人阿都干尼(Abdul Ghani Hamid)的往来书信上所署的则是其马来名。此时才意识到张荔英在作品中的签名“CHEN”所指的不仅是“Georgette Chen”,也是另一个分身“Chendana”,为马来文“檀香”之意。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