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都市一角

订户

字体大小:

或许“全球暖化”已成了理解大自然的必然逻辑,以致我们忘却了虫的迁飞丶鱼的洄游丶鹿的迁移,以及鸟群会随着季节变化而进行的迁徙。

我们过往甚至愿以“鹏程万里”的浪漫情怀来美化这些方向确定、有规律、长距离的高风险行为——哪怕是一只落单的褐柳莺或是布满天空的钳嘴鹳,它或它们在此时都将岛国当作一座“候鸟的机场”,毕竟,细长的翅膀终须助跑才能起飞。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