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约瑟夫·E·斯蒂格利茨:达沃斯参与者是否有所转变?

订户

字体大小:

今年是世界经济论坛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全球商界和政治精英年会召开50周年。自1995年我第一次参加达沃斯会议以来,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那时人们对全球化充满欣喜,对前共产主义国家向市场化过渡寄予厚望,并相信新技术将开创新的前景让所有人从中受益,而那些与政府携手合作的企业将一马当先。

如今,随着世界遭遇了气候、环境和不平等危机,人们的心境已大为不同。Facebook公司罔顾对民主体制造成的后果,为错误、虚假信息和政治操纵提供平台的行为,展现出了私人控制下垄断式监视经济的危险。而且不仅限于金融行业的企业领导人都极为道德败坏。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