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祁冬涛:全球抗疫的四种模式

(图/Pexels)

字体大小:

中国政府的强大动员和监控能力保证了高强度措施的有效性,但和新加坡、台湾和香港一样,也面临着两个主要问题:一是如何防止快速增加的输入型病例带来本地传染,二是如何在抗疫和维持生产生活秩序之间找到最佳平衡点。

2019冠状病毒疫情在全球快速发展,不但给各国带来眼前的巨大压力,也带来更多未来的不确定性。各国都在努力探索适合自己国情的抗疫模式,以尽早减少不确定性,形成新的生产生活秩序。

现在大家都已经抛弃彻底消灭冠病病毒的幻想,在高效低毒的冠病疫苗出现并普及之前,努力在控制病毒传播和维持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之间,寻找符合自己国情的最佳平衡点。哪种抗疫模式效果好、成本低,并具有可持续性?

我们可以先比较一下当前的四种抗疫模式,也许有利于我们思考下一步的对策。抗疫模式可以从两个维度来进行分类,一是根据各地政府是否及时重视,并尽早采取有力措施全力应对病毒传播,据此可以发现有的政府重视早、应对也早,而有的却反应迟缓;二是根据各地政府的抗疫措施所带来的经济和社会成本大小,可以发现有的抗疫措施对生产生活冲击很大、成本很高,有的则冲击比较小、成本也小。

第一类模式中的政府应对早,而且应对措施所带来的经济和社会成本相对较小。以前的亚洲四小龙中的三条小龙:新加坡、台湾和香港,是这种模式的典型代表,尤其是新加坡和台湾,其高效低成本的抗疫成就,已经被很多国际媒体广泛报道。

这三个地方在2003年都遭受过沙斯病毒的严重冲击,之后都吸取教训,建立了应对公共卫生危机的完备决策、沟通和支持系统,现在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三个地方都和中国大陆往来密切,对大陆疫情对自己的可能影响比其他国家更加警惕和关注,所以都早早地采取了应对措施。三地政府处理疫情时的行政能力都很强,在公共卫生专家的帮助下,在非常完备和先进的公共卫生体系的支持下,根据疫情的发展逐步升级应对措施,一方面防止疫情大暴发,另一方面尽可能减少对社会的冲击。

三地当然也存在很多不同的地方,例如,新加坡和台湾的社会对政府抗疫措施的支持度很高,但香港因为去年社会大规模抗议的影响,导致社会对政府抗疫措施也有很多批评;再例如,台湾和香港的社会在疫情出现后快速发展起人人戴口罩的“口罩文化”,但新加坡至今和西方国家一样,大多数人都不戴口罩。现在三地所面临的共同新挑战,是输入型病例急剧增加,为防止输入型病例引起本地大传染,三地政府都进一步加强了抗疫措施。

第二类模式中的政府应对晚,造成疫情大暴发,不得不采取成本很高的强力应对措施,所幸这些措施有效地控制住疫情。这类模式的典型代表是中国,曾经是全球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但在全国实施封城、封小区,甚至封家近两个月后,疫情终于得到控制,但也为此付出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成本,现正努力恢复生产生活秩序。

中国政府的强大动员和监控能力,保证了高强度措施的有效性,但和新加坡、台湾和香港一样,也面临着两个主要问题:一是如何防止快速增加的输入型病例带来本地传染,二是如何在抗疫和维持生产生活秩序之间找到最佳平衡点。

第三类模式中政府应对晚,造成疫情暴发,不得不亡羊补牢快速升级应对措施,对生产生活造成巨大冲击,但因为应对太晚,升级后的措施仍然无法马上遏制疫情,所以疫情仍然在持续恶化,到底何时能像中国那样控制住疫情仍不明朗。这一类的国家很多,成为当前国际媒体报道的热点,例如北美洲的美国、欧洲的意大利、法国、西班牙、中东的伊朗等等,估计未来还会有更多国家加入这一类型。

其实,这一类国家中很多都是西方发达国家,医疗系统也非常完备和先进,但因为早期忽略了疫情发展的快速性和严重性,导致病例数急速上升,给医疗系统造成巨大压力,需要的医疗资源出现暂时短缺,最后的结果就是救治效果下降。这一类模式的国家最终也会像中国那样控制住疫情,然后也会像中国那样,逐渐向第一类抗疫模式转变。期待这一天早日到来。

第四类模式中政府应对晚,造成疫情一定程度暴发,但并未采取对经济和社会生活冲击很大的措施,却有效地控制了疫情。这一类的代表是最近广受赞许的韩国和令很多专家困惑的日本。这两个国家每年都接待大量中国游客,但并未像新加坡和台湾那样及早针对疫情采取措施,造成疫情一定程度的暴发。

疫情暴发后,韩国没有像中国那样采取那么高强度的措施,依靠大规模检测和民众的积极配合逐渐控制住疫情,但朝着转变为第一类模式还有距离,因为每天的新增病例数仍然高于第一类中的国家和地区。日本政府对疫情一直没有强力应对,似乎是想最大限度地维持经济和社会生活少受影响。仅从政府报道的确诊病例数及其增长来看,日本是最接近第一类模式的国家,但很多专家怀疑日本的确诊数低是因为检测数太少的缘故。

现在看来,第一类抗疫模式应该是未来各国的努力方向,即一方面能够有效控制疫情,另一方面能够最大限度地减少抗疫措施对经济和社会的负面影响,把抗疫成本降到最低。

现在第一类模式的政府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防止输入型病例引起本地大传染;第二类模式的中国如果要转变为第一类模式,须要尽快恢复经济和社会生活至正常状态;第三类模式的国家须要先转变为第二类模式,即有效控制疫情后,继续向第一类模式努力;第四类模式是距离第一类模式最近的,如果能把抗疫成果保持下去,不久就应该能够像新加坡、台湾和香港一样,成为第一类抗疫模式。

(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