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吴幼珉:一“疫”知秋

字体大小:

冠状病毒疫情对各国政治经济和世界格局产生重大影响,可以从四方面来讨论。

一是疫情从东向西发展。虽然仍有反复的可能,但中国疫情已经大体受控。

特朗普日前称美国在一两个月内进行140万和500万次检测,由于一些人必须多次检测才能确诊,而目前被检测人口比率低,估计实际病患人数比已确诊的10万人要多;而且疫情高峰远未到来,冠病疫情对美国冲击会大于其他国家。

二是疫情冲击经济。全球抗疫会持续一段时间,各国经济难以迅速复苏。当前中国一方面复工难,另一方面城市经济的失业率上升,复工复产解决不了全国的失业问题。电商快递等复工,好比写了“八”字左面第一撇;城里餐厅等服务行业照常营业后,才算是开始写右面的第二撇。

在美国,特朗普自称“战时总统”,几乎每天都就疫情见传媒。美国联邦储备局无限度量化宽松(QE),则是沿用美国二战时的做法;“直升机派钱”也能争取民心,都有利特朗普争取连任。

联邦政府2019年财政赤字为1.02万亿美元,是2012年以来的最高值,赤字率约4.6%。

目前实体经济受疫情冲击只是开始,美国财政赤字率未来还会攀升,今年出现双位数赤字率是大概率事件。在2000年,美国国债约为国内生产总值(GDP)的55%,2019年则为107%,未来还会进一步增加。

三是全球化进程。中国具有经济规模的产能,也有充裕并能迅速转变为产能的生产要素。抗疫初期,中国医疗物资短缺。过后,中国汽车企业迅速建立口罩生产线,每天就能新增生产1.1亿多个口罩,现在更以医疗物资援外和出口。

美国缺少口罩等医疗物资供应,政府协调生产或购置效率均不高,却叫居民不戴口罩,对抑制疫情非常不利,也显示美国缺少产能和经济活力。

但现在仍没有一种货币能替代美元,成为国际主要储备和结算货币,美元霸权因而仍可维持。美国大肆印钞,而疫情期间各国产出减少,通胀乃至滞胀则难免。同时,多国购美元,也间接为美国抗疫作贡献。

中美首阶段贸易协议是两国间达成的临时协议,结局会有点像《布列斯特和约》(编按:指苏俄在1918年一战时同德国签署的停战协议)那样,难以实行下去。

国际贸易短期内会受疫情冲击。当前各国封关;一些国家也会减少出口粮食和资源性产品。

但长远来看,全球化进程仍会持续,那是由市场规律和企业逐利的本性决定的。

四是话语权。抗疫期间,中美激烈较劲。两国矛盾不会随着20国集团应对冠病疫情特别视像峰会,以及习近平与特朗普通电话而发生重大改变。

目前美国精英阶层必须面对两个政治挑战:在国内,抗疫的成效最重要;宽松的货币环境也不可避免地让美国贫富差异,在疫后进一步扩大。

中国不期望美国照搬中国的那一套,但疫情考验美国政府的管治能力,美国人民会有自己的看法。

在国际,有效控制疫情的国家将赢得较大话语权。把武汉暴发疫情比喻为切尔诺贝利核事故,是过度一厢情愿。美国搞霸权,抗疫中却自我封闭;中国则通过对外援助,相对扩大了国际影响力。

一叶知秋,全球抗疫体现了当前世界的变局。

(作者是资深香港评论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