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以浩:冠病疫情看尽人间冷暖

订户

字体大小:

2019冠状病毒疫情自1月中在中国武汉暴发以来,至今已三个月。病毒在世界各国肆虐,各国疫情的严重程度及应对策略也不尽相同。

唯一相同的,就是病毒对所有人一视同仁,除非居于与文明社会完全隔绝的海岛或深山里,否则只要处于互相交流的文明社会当中,就可能染上病毒,绝无人种、宗教、国家、地域之分。

冠状病毒所带来的危机,也显现世间高尚及卑劣的人性。人性的高尚及卑劣,也无国家地域的分别。世界各国均有许许多多站在医护前线上,冒着生命危险及牺牲也绝不退缩的医护及后勤人员;更有人愿意冒着可能与家人永远诀别的风险,逆行进入像武汉、意大利这些疫情暴发中心提供援助的医护人员,尽显人性光辉的一面。

相对的,社会上也有好些自私自利的人,为了一己方便,而一再违反居家禁令,或在公共场所拒戴口罩。这些人不但把自己曝露在感染病毒的风险下,也可能把病毒在社区传播开去。尽管政府已多次将违例者处以罚款或控上法庭,但在报章及社交媒体上不时依然看到许多违例者。

疫情在外劳宿舍失控的情况让我们深思,外籍劳工所居住的宿舍环境原本就太拥挤,只是提供他们一个栖身之所,只有基本的煮食、睡眠及防火条件,并无任何条件阻隔这类瘟疫。当中有人感染了病毒,就迅速传播开来。

当这些外籍劳工占了大多数病例时,令人心寒的是,社交媒体上居然有人提出将他们遣送回国,作为解决方案。这些人一边享受着廉宜的物价,却完全无视这些效益很大程度上是这些廉价劳工所带来的。当发生疫情危机时,居然不知廉耻地呼吁将外籍劳工遣送回国。这不但违反道义,更违反人性;幸而政府的抗疫政策是公平坚定的,网上大多数的声音支持公平对待外籍劳工,让新加坡在人情人性上加分。

毕竟新加坡政府长期以来除了坚守法治的核心制度,更在民生的施政上也尽显人情的一面。3月中旬,马来西亚政府宣布封国两周,许多长期奔波两地讨生活的马来西亚籍劳工带着家当细软,赶在关卡封闭前进入新加坡。许多人仓促间根本来不及找栖身之所,而露宿街头。政府不但帮助各企业为马国员工寻找住所,也在一些体育场所为露宿街头者提供临时住所。

更令人感动的是,好些志工及志愿者为这些露宿者提供物质协助,当中更有本地居民无惧于疫情,愿意提供家中的空房,好让一些露宿者有瓦遮头。凡此种种,尽显新加坡人充满人情味及大爱的一面。

在世界上的一些国家里,种族主义者借机排华排外,社会冲突不断。美国总统特朗普则是当中佼佼者,不但无视美国社区的排外冲突,还反复对媒体公开宣称冠状病毒为“中国病毒”(Chinese Virus),完全无视身为一国之君的言行所带来的后果。要知道在英文单字里,并没有中国人及华人的分别,一律称之为Chinese。他的不当言论,被许多种族主义者作为攻击华人的正当借口。

尽管特朗普多次辩护说他针对的是中国,而不是华人,但排外排华冲突不断在欧美各地上演,甚至发生在澳大利亚,许多受到攻击的华人都是当地的移民。

当然,以特朗普刚愎自用的作风,他绝不道歉、绝不反悔。毫无道德枷锁地玩弄种族课题,只不过是他捞取选票的工具。

所幸我们在这疫情当中,依然看到人性高尚的一面,远多于小部分自私自利的劣根性,看到许多人情温暖,庆幸我们处于新加坡。尽管政府在抗击疫情上有某些不如人意之处,总的来说,在平衡经济发展及疫情控制上,还是令人满意的。至少我们依然感觉挺安全的,是不?

(作者是工程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