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一角

订户

字体大小:

公巴行经了安德逊桥旁的浮尔顿水船楼。拟仿船身而建的三层楼小白房,那宛如梦境般的曲线映照在玻璃上,让人不禁想起曾因疫情而被距于岸外的几艘游轮——而在更早以前的中古世纪,同样为了摆脱一己威胁,歇斯底里地开始将患有各种“疯癫”的病患隔离到“愚人船”上,任由在海中载浮载沉。

公巴有个明确的行驶终点,但被疫情隔离于船上的你我呢?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