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陈惠贞:疫情下的阴阳两隔与无奈

订户
如果没有疫情,如果我没有被隔离,如果政各有关当局能有多些信任,多些通融,那该多好。(图/Pixabay)

字体大小:

今年澳大利亚的冬天来得特别早,5月初已是异常寒冷。天公似乎也在为人间日益严重的冠病疫情而伤心落泪,几乎每天都是湿漉漉的雨天。

5月27日早上得知住在新加坡的88岁父亲,因急喘而紧急住院就医。他终于听劝就医,是我所希望的;但是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一颗心直往下沉。

身体一直硬朗的父亲在两个星期前开始咳嗽,吃不下饭,人急速消瘦。我几乎每晚都和父母亲视讯通话,能觉察到他的脸颊急速消瘦,往常和蔼的笑容已不复存在;看见的只有劝他就医的姐姐让他烦躁和骂人的样子。他不肯喝止咳露,不愿意看医生。除了不相信医生,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怕出门途中或在医院被传染冠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