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黄璟荃:阿根廷会否成为债务危机第一块骨牌

订户
(图/pixabay)

字体大小:

阿根廷进入违约已不是新鲜事,因为这可说是自该国1816年独立以来的第九次债务违约。经济部长古斯曼(Martin Guzman)4月中已先行提出三年宽限期、债务利息从平均7%削减至2.3%、本金减免5.5%的重整方案,强调这是疫情影响下,阿根廷达成债务可持续性所需的条件,却惨被债权方拒绝。阿根廷如果无法支付5亿美元的利息,且无法与债务持有人达成重整协议,将从软性违约真正陷入正式违约。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