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郭颖轩:轻骚扰

订户

字体大小:

阻断措施解封第二阶段期间,我最常做的事,就是和许久未碰面的朋友聚聚喝咖啡。谈天内容天南地北,但其中一个话题让我至今仍反刍思考。

前两天与韩籍友人聊天,自然而然就说到因涉及性骚扰事件而自杀身亡的首尔前市长朴元淳。案件的其中一件关键证物——朴元淳的公务用手机,原本已于7月22日解密复制所有数据,准备进行分析调查,但7月30日调查却被喊停。首尔地方法院宣布,接受了朴元淳遗嘱停止执行电子数据调查的要求;而早前复制并已分析的手机信息将由警方保管,直至“法院判决为止”。换言之,针对性骚扰短信与照片的传发来源等调查就此打住,案件离真相又更远了一步。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