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美国总统选举2020

吴新慧:也说说彭斯头上那只苍蝇

10月7日那场美国副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会,最抢镜头、引起最多话题的,竟然是现任副总统彭斯头上的那只苍蝇。(法新社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那只苍蝇在彭斯的头上停了两分钟,有评论员笑说它遵守了大会给予候选人两分钟发言的时限。它有它的分寸。分寸正是可持续的基础。

10月7日那场美国副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会,最抢镜头、引起最多话题的,竟然是现任副总统彭斯头上的那只苍蝇。无怪乎欧美都有评论员说它才是这场辩论的赢家。

据报道,中国也有网民利用双关语调侃,指苍蝇落在彭斯的头上是瑞祥的征兆,意味“赢”(蝇)定了。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当天也很快利用双关语辅选,他在推特上贴出手持苍蝇拍的照片,一方面说是要发起“捐5美元帮助竞选活动起飞”(英语的飞和苍蝇同个拼音),同时还推卖“真相苍蝇拍”(Truth over flies Swatter),说是要打出特朗普及疫情真相。

更绝的是,美国和英国一些媒体专栏作家,借用西方美术历史中,苍蝇在艺术画作上的象征和典故,嘲讽彭斯对许多事情的视若无睹,以及跟特朗普一起瞒骗,尤其是对冠病疫情的管控。

《华盛顿邮报》的一篇文章引述美国密歇根大学的美术历史教授指出,苍蝇在西方美术作品上,带有死亡、腐朽和腐败的象征。文章借题发挥说,那只苍蝇可以在彭斯头上停留了两分钟,是因为彭斯毫无反应,以致有人恶劣批评他有如死尸,就如他所负责的美国疫情管控一样糟糕。

《纽约时报》的一名专栏作者同样不客气地批评,彭斯对苍蝇没有表现出任何意识,与其说是他处变不惊,“更应是他多年对特朗普总统的谄媚和荒唐命令的唯命是听,使他失去了所有的敏锐和感到厌恶的能力”。

有趣的是,上述的《华盛顿邮报》文章还指出,苍蝇在法文是mouche,  而mouchard是指暗探、密探,两字的拼音很接近。文章只是这么一笔带过,并没有多加阐述。也还好是这样,那只苍蝇并没有被炒作为另一种科技阴谋论,例如它其实是可遥控的人工智慧器材等等——无论那是来暗中给彭斯的辩论指点迷津的,还是被用来监视或左右彭斯言行的。

诚然,科技与人工智慧的无限发展,未来什么都可能发明。美国早已经根据苍蝇的复眼结构与原理,发明了一次能拍摄1000多张高清照片的“蝇眼”航空照相机。对苍蝇眼睛研究与衍生的精密感应科技,可以怎么应用到智能机器人、无人驾驶、飞行器、生物医疗等领域,也是不少国家感兴趣或正在进行研发的。

无意对那只苍蝇扯远,但随着美国总统选举的激烈选战进入最后关头,美国国内外的关注点不是谁会入主白宫,而是选后的美国对本国、世界和区域的影响。毕竟特朗普四年在白宫,已是不一样的白宫,更是不一样的美国。连任的特朗普或后特朗普时代,都不可能回到四年前的美国。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最近就表示,美国政治的两极化让他感到担忧,加拿大政府正在为“任何选举结果”做好准备,因为任何结果都会对加拿大经济和加拿大人产生不小冲击。

特鲁多说的冲击,不是苍蝇般的小事,这对任何区域和国家都一样,不仅仅是已被美国视为战略劲敌的中国。特朗普式的国家治理与国际关系,虽然主要是威胁和影响了中国的发展,但也在强力推动美国利益优先的政策上得罪了美国的一些盟友、扰乱了亚太区域的稳定。今天的美国不仅是国内社会严重分裂,也影响了国际对未来机遇与挑战的合作步伐与氛围。这包括了数码科技与经济、气候变化与突如其来的冠病大流行。各国政府现在得花更多资源与时间来处理各种政治化的国内外议题,严重分薄与分化了共同寻求有效又合理、合情方案的精力。

全球近年来关注的可持续发展议题,更多是在环境污染与人类活动排气引发的气候变暖,以及地球资源毫无节制地淘取的危机上,政治环境何尝不也需要可持续。膨胀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甚至是鼓吹无限自由的民主,都是不可持续的政治发展,大家在这样的氛围下只会扯彼此的后腿,最终是给自己国家和国际社会造成更大破坏。

事实上,高度政治化的意识形态与任何主义,已让许多国家陷入信任危机,先是肆虐好一阵子的极端恐怖主义,后来是网络安全威胁,近年来则是造成区域动荡不安的地缘政治。而政府与人民之间的信任也同样受到民粹与民族主义的威胁。这种人为的内忧外患政治环境肯定不是人类应对气候暖化、大流行病和当前全球经济低迷的“良机”,然而鼓动民族主义与民粹情绪,却是那么多政客与选民的轻易选择。人类现在承受的不只是数码鸿沟、收入鸿沟的经济与社会问题,还有国与国之间、政与民之间一直在扩大的信任鸿沟与政治问题。

数码科技与冠病疫情对人类同时带来的巨大颠覆,仍须要许多智慧与精力来适应和应对,今年以来,更见分化的世界、分化的国家政治已让许多国家的人民精疲力尽,苦不堪言。在这诺贝尔奖项一一颁发的季节,如果大家因为世界的纷乱、政治的纷扰而忽略了这些奖项的目的和对人类寻求共同福祉的意义,那对诺贝尔奖此时的颁发是莫大悲伤与讽刺,尤其是人类当前更需要良政良策、良药、良科技、良心。

那只苍蝇在彭斯的头上停了两分钟,有评论员笑说它遵守了大会给予候选人两分钟发言的时限。它有它的分寸。分寸正是可持续的基础。

(作者是新闻中心副总编辑 gohshe@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