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谭蕾:花开未央

订户

字体大小:

1990年的新加坡对大多数的中国人来说是一个陌生地方,是新中建交和新加坡向全球招揽人才的政策,让我们这批“新移民第一代”来到这里。

这些年,我们站在外面看着中国经历着现代化的变革和国力的崛起,探讨着在墙外还是墙内,实现有关生命、自由、幸福的人生课题。与此同时,我们也在新加坡,看着30年一瞬间的世事变迁;看着组屋邻里和大专学府越来越多带着中国口音的新移民和民众;看着旅游景点和德士的付款功能上有了支付宝、微信、银联;看着牛车水遍布街头巷尾四川菜、山东菜,加入了当年以粤菜、闽南菜、客家菜为主的菜系。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